做一根U盘,写在凌晨的私信

在中国,葡萄酒专业的大学生们,是唏嘘的,因为葡萄酒往往是高Bigger的,是米其林餐厅和五星级酒店的,是土豪拜金的,和学生基本是没关系的。于是乎,很多人说起报考葡萄酒专业,一开始都是拒绝的,往往还是被调剂的,最后学这个专业毕业了还做这个行当的少之又少。

不只是学生,哪怕是从事了酒行业的青年们,也经常是困扰的。酒庄是老外的,钱是老板赚的,客户是公司的,圈子是进不去的,讲台又总是那么几个老师的,而且个个看起来都和小皮一样精力旺盛,丝毫没有退休的意思,靠拼寿命恐怕无望。试想目前这个行业中,月薪过2万的有多少?能心无旁骛的追求自己的葡萄酒理想而不被现实的房车包所困扰的又有多少人?想起来实在有点气馁。

这不合理啊,难道中国不是处于最好的时代吗?我们享有的民主与自由虽有局限却已是空前的、我们的GDP突飞猛进、互联网带来各种娱乐、电影票房动不动上亿、下馆子是随时随地、各种上市融资故事天天有。可为什么最好的时代里,处于最好年华的年轻人们,却无比的困惑?为工作,为家庭,为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苦恼,他们惧怕社会的不公平,他们惧怕自己的不够努力,他们惧怕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一切不确定性,到处都是机会,到处又都是陷阱,到处都是诱惑,却到处碰壁。

  欲望总是有的,需求总是现实的,不求所有能赶超所想,起码让付出的努力能有对等的回报吧?从事葡萄酒工作的没人指望能成亿万富翁,只求有个体面的收入、有个越来越好的盼头,匹配上在家人好友眼中的自己。在这一点上,我们与所有行业的人们没有差别。

  我们需要更好的收入,需要更好的职业前景。如何实现?我一直在思索。直到听到罗胖的话:做一根U盘

自带信息,

  不装系统,

  随时插拔,

  自由协作。

  恍然大悟,于是成本文

1. 自带信息

这个时代没有全才,这个时代偏爱专才,只要你在某些方面比别人胜出一小筹,你就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得你的分工,并且交换到你的需求。葡萄酒的专业知识当然重要,但是我们把他看的太重,而一旦获取了以后又容易骄傲而同行相轻。作为学院派的代表,我很想告诉你,有价值的信息绝不只是专业知识或者证书,如果拼知识,你抬头看到的全是屁股,考成葡萄酒大师似乎成了唯一的路,这条路太长,你的收益支撑不了5-8年的时间。酒圈不缺好的老师,缺的是好的经纪人,和让年轻讲师上升的机会。因此,你要自带的是更专更细甚至你原本看不上眼的信息。

  如果你颜值爆表,上得舞台,录得视频;

  如果你精力旺盛,熬的了夜,搬的了酒;

  如果你条理清晰,做的一手好PPT;

  如果你文笔精妙,写的一手好文章;

  如果你美感超群,随手一摆、一拍葡萄酒就满满大牌范;

  如果你擅于交际,跨界合作资源丰富;

  如果你充满魅力,拥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

  如果你味蕾出众,可以品出酒中百味;

  如果你选酒能力超强,打造了一张geek酒单;

  如果你相信零售,我有一个店面/活动场地;

  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群忠诚的客户。

  你都充满价值,因为这些往往都是WSET给不了你的,你就可以通过交换获得你所需要的,无聊是名还是利,还是一段惺惺相惜的情义,抑或一份尊重。

2. 不装系统

这里的系统指的就是某个组织,公司或者政府机关。在互联网时代,往往以一个独立的手艺人方式存活,比加入组织要好得多。你去某一个公司工作,你是加入一个组织,你去创业,你是创建了一个组织。而组织本身就会束缚人,会要求人妥协,甚至会逼人杀鸡取卵,你说你很懂酒很爱酒,你老板的葡萄酒热情就会束缚你;你很懂推广,但是公司的财务就会逼你妥协;你很会销售,但是业绩考核给不了你和客户培养感情的时间,先把指标完成了。而当你做了老板,你同样也会束缚别人,因为你的系统没法兼容所有人的信息,Windows XP不就是越用越慢吗?

  互联网时代就是自由者的自由联合,传奇的美剧字幕组是这种意识的联合,知乎上的问答是这种交流方式的体现。对于想做葡萄酒讲师的老同学,这一点尤其重要,你进入了一个公司,你的价值就是老板认为该付你的工资,你就是一块硬盘,容量大小的重要性取决你老板看不看日本动作片。葡萄酒讲师是手艺人,或者是艺人,你的价值应该由市场来定,这个价值不见得就比你的工资高,但是她公正,保证你只要通过杠杆调节自己的报价,你就能有口饭吃;她有起伏,时刻提醒着你是否该更新你的信息,变得更有竞争力;哪怕她淘汰你,也节约了你最重要的东西:生命。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大部分好的老师都是独立讲师,他们自带信息,但是他们不装系统。假如你自带的信息不是专业知识,那么你更不能装系统,因为系统里欣赏不了你的个性,而且系统不允许你只做你擅长的,你会失去竞争力。

3. 随时插拔

随时插拔的意思在于你有独立性,有自由度,你可以随时调转方向,你可以随时叫停自己,更重要的是,你可以随时投入一个工作,完成你最擅长的部分,获得最大的收益,再转身投入下一个类似的工作里。今天你擅于品酒,你就应该去每个有需求的公司为他们鉴定品质、撰写酒评;你擅于文笔,那么就应该为每一个有需求的酒庄书写触动人心的故事;你口齿伶俐,那么你就应该去为每一场品酒会做主持;你擅于执行,那么你就应该承包下全城的品酒会;你什么都不擅长,就是擅长和人唠嗑,那么你就要做经纪公司,对接所有需求,让擅长的人干擅长的事,然后你从你节约下来的成本或者从你额外创造的收益里获取你应得的。目前的葡萄酒市场并不兴旺,因为大家都各成组织,希望通过自己雇佣最优秀的人才来打倒竞争对手,这是违背互联网精神的,因为最优秀的人才你雇佣不到也雇佣不起,你用薪酬能组成的团队一定不是最优秀的。

4. 自由协作

自由协作,唯有自由,方能更好的协作。今天的社会分工已经不是在竞争你是否能完成一件事,而是你是否能比别人更好的完成一件事,互联网正在打破传统的分工。即使是送快递都已经不是在竞争谁能把东西送到,而是效率更快、敲门更轻、服务更好、甚至到是不是猛男、是不是裸露上身的猛男了。更何况是葡萄酒这样高逼格的东西,你不能指望薪资来激发热情,你应该把钱花出去,找到自由的、基于自身兴趣和信息,主观乐意协作的人来执行。快递行业如果能找到强烈裸露欲望的、期待自由协作的帅哥,那么裸的尺度、角度、持久度也一定比花钱请来的专业模特要高。

  我们要我们的工作分拆了,通过圈子,找到自由协作的人来共同完成,这是必须也是必然。拿一场品酒会举例,主持、品鉴、文案、摄影都可以分拆,成本不见得更高,我认识的一个做PVC材料的业余摄影师拍的极好,从来不收钱,他只想看到他的作品被人欣赏;我认识的一个电商公司的财务,婚礼司仪做的极好,从品酒会主持到卡拉ok到公司年会,图的就是做司仪那万众瞩目的爽劲。工业时代,分工产生价值,而互联网工业时代,自由协作才能长久提供更高的价值。我们大多数人在组织内都是弱者,我们在组织内发挥不了最大的价值,只有自由的流动起来,把你的价值展示在欣赏你、需要你的团体面前,合作起来,你才能证明你自己。

  这就是U盘化生存方式,在别的行业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是在葡萄酒上,我深信她已经在改变我们的行业。就拿我做例子,为什么我这么受欢迎?是因为我特别帅吗?特别的能讲段子吗?(此处应有嘘声)虽然这是事实,但肯定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我自带信息,一定的葡萄酒专业知识和一定的幽默感;因为我不装系统,我参与所有类型的课程,我的价值由市场来决定,我充分参与竞争;因为我随时插拔,今天一个活动不需要品酒师,我就把自己插在司仪的位置上,今天这个活动不需要我,我就插在另外一个活动上;因为我自由协作,我从我擅长的和我喜爱的出发,在欣赏我需要我的舞台工作,因此我做的比大多数人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