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ET四级得主朱简:攒钱买游戏,动脑巧读书

   朱简最近在忙霍克斯湾的活动,每天忙到很晚,完成这个采访不容易。如同他的名字,每个问题朱简的回答都是三言两语,但处处透出他对应付一个艰难考试的思考和乐观,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去享受四级考试的过程。

  在Milawa,Victoria

  笔者: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吧,你是哪一年进的葡萄酒领域,什么机缘?最近在忙些什么?

  朱简:我叫朱简Gus Zhu,2010年本科毕业后,学校马会勤老师说凤仪这里要招人,我就进入了龙凤美酒顾问,经过赵凤仪老师和杜慕康博士的栽培成为葡萄酒讲师。最近在忙着追7月新番动画和攒钱买PSV游戏。

  (游戏对笔者来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特地补充采访了朱简,解释何为新番动画以及PSV?)

  每年动画包括春季番和秋季番,7月也有新番。7月新番有一堆动画,我现在追的动画是《Aldnoah.Zero》和《东京食尸鬼》两个。PSV游戏我也在攒钱买两个,每个都要几百块钱,还是挺贵的,现在还没有破解版,所以我只能买正版的、港版的游戏,它们是《闪之轨迹2》和《深海领域:黄金深渊》两个游戏。

  笔者:哪一年过的三级?后来为什么一定要过四级?

  朱简:2011年过的三级,本来不打算学第四级,在凤仪老师和英国WSET总部Jude女士的劝说下,尝试学习第四级。

  我一毕业就进入龙凤美酒,觉得自己的葡萄酒知识基础打得不是非常扎实,不能够直接去学第四级。但是凤仪说我有教课的经验,学四级是有优势的,而且去考四级只有好处没坏处,所以我就学了。

  英国WSET总部的Jude是负责国际WSET课程的监控,她经常去北京和香港以及世界各地监控WSET课程的质量。我是读WSET讲师认证第一级和第二级的时候和她认识的。Jude当时跟我说,学习第四级的回报非常多,是一个非常愉悦的学习过程,我就相信了她的话。她说“四级可能比某一些你不感兴趣的本科或研究生专业更有意思。”

  我读了下来,确实很有意思,觉得Jude的话是很对的。当然这也包括我家人的支持,他们说你读什么都没有问题,你喜欢就去读呗。所以我就走上了WSET四级的历程。

  笔者: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知道自己过了四级?什么心情?

  朱简:我们公司负责联络第四级事宜的同事从WSET接到了通知,于是我很快得知最后一个单元通过。心情很好。

  笔者:能不能简单描述一下你过四级的历程?(拆分为几个小问题吧)

  1)你在哪里上的四级课程?

  朱简:龙凤美酒顾问。两年前可以注册学生进行第四级英国远程网络教育的项目,于是我加入了学习。

  2)四级一共考几门?每门的难度在哪里?

  朱简:一共6个单元,其中第一单元分为当堂考的case study和在家写的assignment。第一单元市场是最难的,因为很少人有全球酒类产品市场的知识和经验;第二单元需要深入了解栽培、酿造和包装细节;第三单元需要不间断地学习和积累;第四、五、六单元的难点在于需要全面和深入的学习烈酒、起泡酒和加强酒的知识,以及要训练各自的品酒方法。

  3)记忆知识是不是主要的获胜法宝?

  朱简:记忆不是万能的,不去记忆是万万不能的,理解比记忆重要。

  4)盲品环节,有什么心得?

  朱简:我很庆幸平时教WSET课程,所以盲品没什么难度。心得就是教课帮助了我很多,如果大家平时不教课,就多多在别人的指导下练习品酒。

  5)作为一名葡萄酒讲师,烈酒部分的考试难不难?

  朱简:作为葡萄酒讲师,烈酒很难。作为过去常去酒吧的人,烈酒考试不难。

  6)游历酒庄,是不是对考试有很重要的帮助?

  朱简:如果是酒庄study tour,对考试有很大的帮助;如果去酒庄完全为了放松、旅游,而不用心观察或和酒庄的人交流,对考试有帮助但不是很巨大。

  笔者:行业内很多人都在准备四级,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有什么经验教训来分享?

  朱简:建议就是挤时间,牺牲社交、看电视剧、电影、动画和打游戏的时间。学习的时候动脑子,不要死看书记忆。

  笔者:小皮说要公开笔记,你准备怎么处理笔记?撕了烧了还是其他?

  朱简:没有笔记,我从小就被老师骂不在书上画重点、不记笔记,我觉得动脑总结效果更好,每个人的学习方法不一样。

  笔者:我没提到的有趣的问题,请你补充一下。

  朱简:第四级对于全世界每个人来说,几乎都不容易。但是我个人没觉得特别辛苦,总体的感想就是:少抱怨工作忙没时间,并且争取从学习中得到乐趣。

  关于朱简:

  龙凤美酒顾问讲师。中国农业大学园艺专业,所学和葡萄酒有很小一部分关联,比如果树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