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去留无意 且看且珍惜

美丽古老的爱丁堡是苏格兰的首府。苏格兰独立公投投票已经开始,之前共有接近430万人登记参加本次公投,公投将于北京时间19日凌晨5时结束,苏格兰去留未定。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来看看爱丁堡是怎样的一个城市。

  喝一口“生命之水”,品苏格兰威士忌金黄色的诱惑

如果有一种味道可以代表苏格兰,那一定是苏格兰威士忌的味道。苏格兰威士忌必须在苏格兰进行蒸馏,必须使用橡木桶进行陈酿,且陈酿时间至少需要3年,其酒标上通常都会标明调配苏格兰威士忌所用的基酒中酒龄最小的基酒的年份。只有在苏格兰酿造的威士忌才可以被称为苏格兰威士忌。

  无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酒吧里,你一定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场景,一个人或者一群人他们端着直桶平底玻璃杯(tumbler)坐在那里酷酷地大口喝着威士忌。威士忌之所以被称为男人的味道,是因为此酒甘烈醇厚,却又不失香气的温柔,汹涌澎湃的苏格兰男人气势一览无遗。难怪有人形容苏格兰威士忌为生命之水,可以渗透进生命,为男人的灵魂找到最好的栖身之所。而苏格兰著名诗人彭斯有句名言:自由与威士忌同在!

  来苏格兰怎可以不探访一下威士忌的秘密,对于欲前往产地探个究竟的威士忌爱好者来说,斯贝塞当然是首选了。

  按照地理位置划分,苏格兰威士忌产区可以分为斯贝塞(Speyside)、高地(Highlands)、低地(Lowlands)、伊莱(Islay)以及康贝尔镇(Campbeltown)。斯贝塞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却集中了苏格兰一半以上的蒸馏厂,比包围它的高地产区要多很多,而且在风格上也更具多样性,该产区所出产的威士忌可以说是苏格兰威士忌的精髓所在。斯贝塞威士忌通常都具有非常丰富多变的香气,整体上可以将其风格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酒体轻盈带有青草味的威士忌,如格兰威特(Glenlivet)威士忌;第二种是口感丰厚甜润,颇像雪利酒的威士忌,如麦卡伦(Macallan)威士忌。目前斯贝塞共有五十家左右的蒸馏厂,因为斯贝塞和高地在分界上模糊化的原因,有些蒸馏厂很难说到底是斯贝塞的还是高地的,但是无论如何,斯贝塞作为苏格兰威士忌的中心,这一地位是永远无法撼动的。       

  在爱丁堡城堡寻找哈利波特中的魔幻古堡

  爱丁堡的城市名字源于苏格兰语“斜坡上的城堡”,而在爱丁堡市区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得到这座有着15个世纪历史的古堡。爱丁堡城堡是这座城市里最雄伟的建筑物,其对于苏格兰,如同大本钟对于伦敦一样不可替代。

当年,罗琳就是受到爱丁堡城堡魔幻色彩的启发,创作出了哈利·波特小说系列的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当哈利·波特第六部系列小说《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在全球发售的时候,罗琳也是在爱丁堡城堡里为一群小读者们朗读她的最新作品,以此庆祝新书的出版。

  爱丁堡城堡见证了太多的铁与血的过去。在这座城市里,上演了无数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恩恩怨怨的故事。在莎士比亚名作《亨利五世》中,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台词:“古话说得很对:要是你想把法兰西战胜,那就先得收服苏格兰人。因为一旦英格兰那只猛鹰飞去觅食了,苏格兰那只鼬鼠就会偷偷跑来,到它那没谁保护的窠巢里偷吃它尊贵的蛋。”而爱丁堡在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征战、联姻的漫长历史中,爱丁堡绝对是一个主角。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在古老的城堡中看到那么多的大炮、城墙、战争纪念馆和战争博物馆。

  在仲夏夜的爱丁堡艺术节,被艺术紧紧拥抱

  不去爱丁堡,你难以想象,苏格兰人民对艺术的痴迷可以达到如此疯狂的地步。而且,这种痴迷毫无理由地感染着从世界各地涌入爱丁堡的人。每年8月的爱丁堡艺术节,古老的爱丁堡散发出深邃而迷人的气息,让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深深感受到被艺术紧紧拥抱的快乐和惬意。

爱丁堡艺术节是爱丁堡最盛大的节日之一,虽然整个爱丁堡平时各种演出不断,可一到艺术节期间,整个城市就宛如一个巨大的剧场。届时不同肤色、不同门类的表演者在这里粉墨登场,艳丽的扮相,奇特的服装,搞怪的动作,精湛的杂耍,还有极具煽动力的口才……这是一场公开的艺术盛宴,所有人都可以上台表演,为的就是吸引眼球,无论好与坏。

  每年,爱丁堡的艺术节都会结束在一场烟花表演之中,城堡上放出的烟花,城堡下公园中奏响的交响乐谱成了一首艺术的诗篇,标志着艺术节的结束,也仿佛在说明年艺术节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