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100年陈的“西班牙干邑”

提到西班牙,也许你会立刻想到巴塞罗那。可是真正的西班牙风情,却隐藏在南部乡村。南出马德里,你会看到遍布丘陵的橄榄树,山脊上的风车磨坊从堂吉诃德时代保留至今;这里有辉煌的阿尔罕布拉宫,激越、苍凉的弗拉门戈音乐和舞蹈,闻名世界的雪莉酒的故乡赫雷斯……当你沿途旅行,路边有一道独特的风景你绝不会错过——屹立在公路边的黑色的公牛剪影。这个已经成为西班牙文化符号之一的形象,其实最初是一个广告牌。那么是什么广告呢?原来是西班牙文化精髓中的另一个不可缺少的元素——西班牙白兰地。

西班牙白兰地深厚、浓郁、奔放。酒评家F.Paul Pacult在他的《Kindred Spirits 2》这本书中认为,能够欣赏西班牙白兰地之人并非拘泥于细节之人。也许有人会以为西班牙白兰地只是法国白兰地,比如干邑(cognac)、雅文邑(armagnac)或者卡巴度斯(calvados)的廉价替代品。其实不然,高级的西班牙白兰地完全可以和它们媲美。

西班牙酿造烈酒的历史长达13个世纪。8世纪时,入侵伊比利亚半岛的伊斯兰摩尔人(Moors)带来了蒸馏技术,用以制作香水以及药用酒。到了16世纪时,将葡萄酒蒸馏制成烈酒销售在西班牙南部的赫雷斯(Jerez)地区已经十分普遍。荷兰商人来此采购烈酒,因为葡萄酒经过蒸馏,度数提高,可以经过长途运输而不变质。当地人用称之为alquitaras的罐式蒸馏器和橡木柴火制成酒精度不高于70%的烈酒,最大限度地保留酒中的香气。因为荷兰人是大宗买家,因此西班牙人把这种烈酒称为holandés,在西班牙语中是荷兰人的意思。

相传18世纪时,有位荷兰买家拒绝接收订购的一批holandés,而恼怒的酿酒厂主只得将这批倒入自家的空雪莉酒桶中存放起来,经年累月之后才想起来这批没有卖出去的酒。品尝之后,却惊讶地发现holandés在经过雪莉酒桶的陈化,味道变得如此深沉、顺滑、甜美。这就是西班牙的雪莉白兰地(brandy de Jerez)。

从19世纪初开始,法国和英国商人来到西班牙南部,为西班牙白兰地的生产和陈年带来了一系列的规范。许多当今的知名的西班牙白兰地酒厂都是这个时期成立并成功的。而19世纪末的法国的葡萄根瘤蚜病(Phylloxera)导致葡萄的大量减产,使得当时的干邑生产商不得不从西班牙的酒厂(例如佩兰Peinado)采购,并同也影响了后者风格。于是,这些酒厂的白兰地更具法国范儿,甚至得名“西班牙干邑(Conac Espanol)”。

今天,西班牙白兰地多以生长于La Mancha地区的阿依伦(Airen)葡萄酿造,在当地的托梅约索(Tomelloso)小镇蒸馏后在各地以源自西班牙的索雷拉(Solera)陈年法熟成。托梅约索自古一直是西班牙的酒业重镇,这里有众多葡萄酒庄和蒸馏厂。堂吉诃德旅游路线和酒庄旅游路线也会将你带到这里。上图的小石屋就是当地传统农舍的模样。

如果白兰地陈年的地点在赫雷斯地区,且用雪莉酒桶陈化,才可以称为雪莉白兰地。与法国白兰地VS、VSOP和XO分级类似,西班牙白兰地分为陈年至少6个月的Solera、至少1年的Solera Reserva和至少3年的Solera Gran Reserva三个等级。

那么问题来了,西班牙的白兰地,该从哪儿下嘴呢?雪莉白兰地一般要比干邑或者雅文邑更甜,其中不可错过的是大名鼎鼎的Lepanto(力盼多)。与其它西班牙白兰地不同的是,Lepanto用Palomino葡萄,而非Airen葡萄做白兰地。Lepanto有Oloroso Viejo、P.X.、和Solera Gran Reserva三款,但是目前国内只引进了后两款。二者均有与众不同的红木香气,口感圆润而甜,但区别也非常明显:P.X.显然更为复杂,但并非每个人都会喜欢。而非雪莉白兰地中,则以极少数出品100年陈顶级白兰地的Peinado(佩兰)和Casajuana(胡安世家)两家最为著名。在西班牙的酒客中,能喝到100年的白兰地也是件值得炫耀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