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酒业市场,在战火和勒索的夹缝中求生存

伊拉克国内的基督徒素有酒类贸易的传统,如今这些酒商面临着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The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Greater Syria)极端组织的打击,而要避开该极端组织,酒商就不得不面对什叶派民兵,为每辆运酒的货车支付高达15,000美元的保护费。在战火和勒索的夹缝中,伊拉克的酒业市场艰难求存。

在过去的几个月,战火席卷伊拉克,导致首都巴格达的葡萄酒、烈酒和啤酒的价格飞速上涨。一罐荷兰喜力啤酒(Heineken)的价格从1美元飞涨至5美元,一瓶黑杰克威士忌(Black Jack)的价格从15美元飞涨至50美元。

  “酒精是唯一能够让我们暂时忘记战火带来的伤痛的东西,而现在它太昂贵了。”今年42岁的酒商莱斯·那达姆(Laith Nadum)说。

  从前,包括温和派穆斯林教徒在内的拥有不同信仰的人士都可以聚集在巴格达喝酒。而现在巴格达被极端组织占领,他们对酒精的痛恨毫不亚于对不同信仰的异类的痛恨,将酒运到巴格达因此变得十分冒险。

  另一方面,如果绕开这些极端组织从安全的地带运酒,就需要通过与极端组织对抗的什叶派(Shiite)民兵武装设立的关卡,而每辆货车常常需要缴纳15,000美元才能通过这些关卡。

  来自巴格达西部的艾哈迈德·苏古(Ahmed Shukur)称:“什么都是要花钱的。酒商要向这些民兵武装设立的关卡交钱,并提供免费的酒来换取他们的保护。”

伊拉克边界的约旦境内,一辆货车通过

以前,伊拉克酒商主要从邻国约旦和土耳其将酒运至国内。如果从约旦运酒就需要通过安巴尔省(Anbar),而该省现已被极端组织控制,因此从这条路线运酒已经不太实际了。如果从土耳其运酒就需要通过什叶派民兵控制的区域,酒商不得不向他们支付庞大的过路费。

  位于巴格达的商店饱受战火袭击,不得不将关门歇业,这导致酒价飞速上涨。去年12月,数家商店被持枪分子袭击,有9人在袭击中丧生。

  基督徒酒商萨德(Saad)说:“受当前安全局势的影响,许多人都逃离了这个国家,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少。”战火的威胁使许多人只能去专业社交俱乐部喝酒,这些俱乐部聘请私人安全公司保护,消费水平自然不菲。

  苏古称,从前喝一瓶便宜的伏特加仅1.5美元,而现在要花5美元,这让他觉得负担不起,以后不得不少喝。(编译/Catherin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网”是全球最大的中文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