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詹姆士·韩礼德

澳大利亚在中国每年一次的大型葡萄酒路演(Road Show)刚刚在广州落幕。什么是路演,就是在一条Road上Show?今年的Road是西安-大连-南京-广州四个城市,Show是来自近60家酒庄品牌300多款葡萄酒,覆盖了四个大州20多个主要产区,主办的买家品鉴会,大型自由品鉴会,媒体品鉴晚宴,A+课程和大师班课程,免费参加,喝到爽(High)。

James Halliday (左),李茹一博士(右,酒博网驻澳大利亚联络人)

在路演广州站,遇见一代酒豪 詹姆士·韩礼德(James Halliday),他在葡萄酒行业起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最终集澳洲最知名的葡萄酒作家和最权威的葡萄酒酒评家双重荣誉于一身,堪称澳大利亚葡萄酒第一人,地位无人与之争锋。不过老人家如今将近80岁高龄,但雄心壮志不曾老,坚持为澳大利亚葡萄酒站台。

James Halliday

狭路相逢,聊一聊:

  问题1:澳大利亚葡萄酒有什么能耐对抗来自其他国家的葡萄酒?

  问题2:我们中国葡萄酒正在崛起,既然澳大利亚葡萄酒这么牛,哪些东西最值得我们学习一下呢?

  问题3:你们酒评家有时候很有意思,明明同一款酒,评价却不同,结果甚至相反,何解?

  问题4:澳洲葡萄酒真的很美吗,那请您用几位美女形容一下?

  问题5: 大家都说您打分给得太高,得个90分轻轻松松,比如奔富bin128您给了94分,您能解释一下吗?

  问题6: 您年纪这么大了,还不考虑退休吗?您有没有考虑过一直这么坐着老大的位置,退休了谁来接替?

参与围攻的媒体与James Halliday合影

开始对话

  问题1:澳大利亚葡萄酒有什么能耐对抗来自其他国家的葡萄酒?

  首先,澳大利亚有世界最牛的葡萄酒科研和教育机构,从事酿酒的人都拥有很高的教育水平。

  其次,澳大利亚是如此大的一个产酒国,拥有各种各样的气候、土壤和其他自然条件,可以生产出你可以想象的到的各种类型的葡萄酒。

  最后,这里酿酒的人可厉害了,但是他们不光自己厉害,还可以无私地和同行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想法,互相帮助。

  问题2:我们中国葡萄酒正在崛起,既然澳大利亚葡萄酒这么牛,哪些东西最值得我们学习一下呢?

  中澳葡萄酒交流其实很早就开始,大概25年前,就有优秀的澳大利亚酿酒师来到中国酿酒。建议中国葡萄酒先从酿造最好的餐酒和起泡酒开始。

  澳大利亚有很多飞行酿酒师,每年可以在南北半球各酿一次酒,这样就会比别人多一倍的酿酒经验,建议中国酿酒师也可以这样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积累下经验。

  问题3:你们酒评家有时候很有意思,明明同一款酒,评价却不同,结果甚至相背,何解?

  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所以答案可能会比较复杂。

  在澳洲,我们评酒的时候,一般三位评委一桌,打分前不可以讨论,想要离开桌子,就要说出自己的分数。根据我的经验,很少会出现截然不同的情况,基本都比较一致,要不就是都非常好,要不就都低。当你认为一款酒特别好或者特别不好,就需要特别解释原因。

  对酒的评价,在客观上是评判酿酒技巧,在主观上是评价酿酒风格。

  每一个年份,对于我们酒评家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因为每一年的葡萄酒都不同,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什么样的酒才是最好的,我们只能确定这些酒是否有进步,是否代表了未来葡萄酒的风格。

  问题4:澳洲葡萄酒真的很美吗,那请您用几位美女形容一下。。

  巴罗萨谷的西拉子,外向、强势、印象深刻:

Kim Kardashian

Kim Kardashian

克莱尔谷的雷司令,优雅动人:

奥黛丽·赫本

雅拉谷的霞多丽,非常非常漂亮,如果满分是10分,她可以得9分。

  问题5: 大家都说您打分给得太高,得个90分轻轻松松,比如奔富bin128您给了94分,您能解释一下吗?

  年份很重要,一款酒不同的年份,我的打分可能差异不小,奔富bin128的2012年份毫无疑问可以获得94分,2011年却会低很多。有些人对酒打分会考虑一瓶酒的未来潜力,但我从不参考这个因素,给它分数的唯一参考就是酒目前的品质。

  问题6: 您年纪这么大了,还不考虑退休吗?您有没有考虑过一直这么坐着老大的位置,退休了谁来接替?

  就知道有人会问我这个问题。1988年之前,我是一名律师,生活也是依靠这份工作。后来我把我的一切献给了葡萄酒事业。

  我现在依然会继续坚守着这份事业,还没有打算退休。我每周工作7天,从早晨7点钟到晚上7点,今年一月到四月连续从未间断,其中包括正在写的两本书。我现在决定每年写两三本书的节奏去完成我的“退休”,集中精力在“澳洲葡萄酒年鉴”。

  不过老先生在后来的另外一个采访中透露了接班人信息:我寻找的第三个人,坎博·巴迪斯(音译),一位三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我很欣赏他的品酒能力,他能以美文的形式来撰写酒评。

  结语

  James Halliday 是世界葡萄酒的一笔财富,更别说澳大利亚了。在我的印象里,他更是一位亲民的葡萄酒大师。经常有朋友说,他给了很多便宜的好酒很好评价,根据他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年鉴》可以用比较少的钱买到不错的酒。

James Halliday 非常值得我们尊敬的一项品质就是勤奋,在路演活动结束后,继续为澳大利亚葡萄酒站台,参加联想佳沃和《新食品》在成都举办的第二届联想佳沃国际美酒节,和上海SIWC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