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一款你喜欢的起泡酒 放进夏天的冰桶吧

  到了夏天,尤其是周末,聚会的人们会拉帮结伙的享受夏日的悠闲。这个时候怎么少得了美酒作伴呢?白酒太辣,啤酒太伤,这个时候喝什么呢?一瓶冰镇的起泡酒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要狂欢,怎能少了泡泡!
  
  凡尔赛宫灿若星辰的波西米亚水晶吊灯照得国王的纯金餐具闪闪发亮,盛满金黄色澄澈甜香槟的水晶杯和贵妇们佩戴的钻石珍珠熠熠生辉,穿着丝质红底高跟鞋的国王路易十四挥一挥胖手,“祝大家好胃口!”包裹着真丝锦缎蓬蓬裙、坦胸露乳的贵妇们和顶着梳蓬松发卷的爵爷们立马挥舞着镀金的刀叉,大吃大喝起来,桌上摆满了来自鲁昂的烤小鸟、大西洋的肥鲑鱼、勃艮第的嫩牛肉、果子冻、五颜六色的马卡龙和巧克力,还有源源不断的甜香槟酒无限量供应。
  
  
  1682 年,路易十四协同地方贵族共同搬进位于巴黎郊外的金碧辉煌的凡尔赛宫。宫廷的规矩迫使贵族们为了衣装费用而付出巨款,他们一天到晚都得待在宫殿里参加舞会、宴席和其他庆祝活动。香槟在那时被当做最时尚的饮料,其他的葡萄酒被归并为价廉的劣酒。路易十四拒绝尝试任何新的饮品,咖啡、可可、茶或烈酒,直到 1695年,他全能的御医调了一杯无味的掺水勃艮第才改变了顽固的国王,可惜国王的喜悦来得太迟,当时已经健全的香槟市场具备更多的吸引力。在洛可可式的奢靡风气之下,人们早已深深地爱上起泡酒。香槟人发现在兰斯市地下罗马人留下的漏斗型的巨大采石场,就拿它当做储存香槟的地窖,酩悦香槟创始人Claude Moet当时是圣佩尔奈的葡萄农,也是被许可的经理人之一,就抓住了当时的商机,在1716年已然发迹。这种甜润肥满的香槟作为皇室和贵族洛可可式的奢靡生活必需品,在波旁王朝的统治下屹立不动地发迹了一个多世纪。
  
  
  没有甜味,才是成年人的起泡酒!
  
  1845年到1850年之间的一个暗夜,一艘满载着香槟的货船被奥兰岛周围的旋风吹得七零八落,在这条古代北欧商业的要道上,货船悄无声息地沉没了。2010年,在波罗的海55米深的海底,人们从一艘沉船旁打捞上来了整整168瓶香槟酒。11月16日在马利安纳港的沉船香槟开瓶盛会上,Veuve Clicquo酒庄的葡萄酒工艺学家Francois Hautekeur带着酒庄历史学家Fabienne Moreau共同确认了酒塞上“Veuve Clicquot”的铭文。Francois Hautekeur不无激动:“太不可思议了!10瓶中有3瓶都是Veuve Clicquot酒庄的,这可是Clicquot夫人亲自码放、亲自品尝过的酒啊!”
  
  
  1805 年,Nicole-Barbe Clicquot Ponsardin在27岁的时候带着襁褓中的女儿辛苦经营丈夫遗留的产业,这位年轻的寡妇将香槟的流行从欧洲皇室进一步推进到俄罗斯沙皇的杯中,人们尊称她寡妇Clicquot。法国大革命让香槟这个仰仗贵族支持的产业不得不转向海外市场。当时的香槟,是Clicquot夫人拿着油灯日夜用糖浆与白兰地混合物补瓶的产物,由她得心应手的酒商直接送到尼古拉一世的酒窖里。
  
  
  在巴黎之花于19世纪中期主动推出干型香槟之后,英国商人将这类香槟带到白金汉宫,Ayala酒厂几乎不甜的香槟受到维多利亚女王的赞誉,声名鹊起。英国人喜欢干型的口感一直延续到现在,在别人好容易接受干型香槟成为主流的时候,他们近几年居然又开始推崇绝干香槟,即完全不加糖的香槟酒,在欧洲大陆,传统保守的人们并不认可这种绝干香槟的尖锐口感,但在新世界也被香槟爱好者们连同酒农香槟一起追捧。
  
  夏日推荐之一:好的Moscato,一定要有水果甜香!
  
  在意大利的东北部皮埃蒙特,Moscato和Nebbiolo一样是古老传统的当地品种,酒农用Nebbiolo酿造酒王之酒Barolo和 Barbaresco,用Moscato酿制自己喝的低酒精度的起泡甜酒,在19世纪末期,起泡的Moscato被真正发明,以封闭的罐中二次发酵法产生气泡,这种散发着清新荔枝、菠萝、水蜜桃甜香却只有5%酒精度的酒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轻松喝下一瓶,二战之后,美国士兵会把这种微甜、价格亲民的起泡酒带回家当做欧洲手信,被品酒专家称作“穷人喝的香槟”,但这一局面在1993年被改变,Asti当地富有志向的酒农以高标准的管理和高品质的追求申请到了意大利葡萄酒的最高等级法定产区认证DOCG,这些优质的微起泡酒被称作Moscato d' Asti,以优越的酸度、清澈的口感、新鲜怡人的果味和如水晶般纯粹的质地重新树立了Moscato起泡酒的声誉。
  
  
  2006 年,当Louis Roederer的总经理被问及如何看待香槟被当做“bling lifestyle”的时候,他回答说“我总不能拦着他们买我们的酒喽”,Jay-Z就此开始他家王牌水晶香槟的抵制运动,但嘻哈帝国总得有庆祝用酒吧?甜美顺口、清新可人的Moscato d' Asti迅速被麻辣鸡Nicki Minaj带领重新占领美国市场,成为Hip-Hop爱好者的新宠。
  
  平心而论,Moscato d' Asti是更轻松、易饮的选择,毕竟,天天过情人节吃生蚝配香槟也挺辛苦的。
  
  
  夏日推荐之二:CAVA不是香槟,却是最适合夏天的起泡酒!
  
  回到19世纪末期的比利牛斯山南麓,加泰罗尼亚人Josep Raventos Fatjo仰仗临近法国的地理条件和精明的生意头脑,在Codorniu酒庄用香槟的瓶中二次发酵法发明了“西班牙香槟”,这种名叫Cava的起泡酒在市场上一炮打响,几年之后皇室亲自从Codorniu订购用酒。现代人对皇室的热爱和一个半世纪前一模一样,人们相信皇室的品味和选择。更何况比起市场极度成熟的香槟而言西班牙Cava还有优质的性价比,同样是在瓶中储存十几个月之久,价格却比香槟低得多。
  
  
  Roger d’Anoia是菲斯奈特(Freixenet)旗下的一个CAVA起泡酒品牌,有一个适合夏天的中文名:露雪清蜜。同样是来自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家族企业,酒庄成立于1861年,拥有150多年的历史。尽管西班牙起泡酒产区遍布西班牙国内许多地区,但大多数西班牙起泡酒都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的Sant Sadurni d'Anoia小村庄。虽然仅有7平方英里那么大,但Sant Sadurni d'Anoia是50多家CAVA酒庄的产地。而Roger d’Anoia就产自这一地区。该地区拥有的独特传统、气候和土壤,为生产当地的葡萄酒品种 ——马家婆(Macabeo)、 沙雷洛(Xarello)和帕雷亚达(Parellada)创造了一个绝好的环境。菲斯奈特酒庄只出产采用香槟酿造法酿制的起泡酒,价格较之香槟,也更亲民。酿造cava所使用的葡萄必须经过严格挑选,通常在清晨采摘。
  
  
  炎炎夏日最适合喝一杯冰镇后的露雪清蜜。这款半干的起泡酒呈淡柠檬黄色,散发出清新的青苹果和柠檬气息,入口有愉悦的微微甜感,起泡细腻,酸度活泼,有新鲜的水果回味,酒体生动自然,喝起来毫无负担。它不仅适宜在轻松的下午茶场合饮用,也可作晚饭前的开胃酒,搭配清爽沙拉和清淡的海鲜菜式,或者脑洞大开,加上荔枝或桃子,做一款鸡尾酒。
  
  所以,还在等什么呢!赶快选定属于你口味的那款起泡酒,放进冰桶里迎接盛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