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师品牌的困惑

在葡萄酒行业,有不少葡萄酒企业推出酿酒师品牌。比如中粮长城推出了以世界著名酿酒师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lands)命名的“首席酿酒师甄选”系列,澳大利亚天鹅酿酒有限公司也推出了顶尖酿酒师本•瑞格斯(Ben Riggs)品牌葡萄酒……
  
  那么在中国葡萄酒市场,酿酒师品牌该如何去界定?它是否有市场空间?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或特质才能打造酿酒师品牌?国内酿酒师能否推出本土的酿酒师品牌呢?
  
  莫衷一是的酿酒师品牌
  
  何为酿酒师品牌,该如何去定义?行业人士都有自己的看法。
  
  “酿酒师品牌作为一个品类,我是把它当做和其他大众商业化品牌的概念相对应起来看的。”澳大利亚天鹅酿酒公司中国区总裁卢小龙认为。“比如一个小酒庄,产量也不大,有一个酿酒师来打理,其实很多情况下我们都可以称作酿酒师品牌,代表酿酒师个人对葡萄酒的理解,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多小众的品牌都可以称之为酿酒师品牌。”他说道。
  
  而宁夏立兰酒庄酿酒师邓钟翔则是这样定义酿酒师品牌。“这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产品,既然是酿酒师品牌,它就该体现酿酒师的意愿。比如特别酿造,什么叫特酿,它可能是纪念某个事件,比如贺兰晴雪酒庄酿酒师张静为纪念女儿出生而酿制的‘小脚丫’系列。这些特酿不是每年都有,是某年才有,纪念某个有意义的事件,是特别私人化和个性化的,而不是针对市场来做的,针对市场的来做的酒不算是真正的酿酒师特酿。所谓酒庄最好的品牌不是根据市场来定制的,而是酒庄和酿酒师认为他们最好的酒,认为最能展示他们酒庄风格和特性,或者是酿酒师想要特别表达的酒款等这些酒,称为酿酒师特酿。”
  
  中国首位WSET三级讲师,勃艮第首位大中华官方讲师齐绍仁则认为:“酿酒师是为了谁存在?为了消费者还是葡萄酒酿造行业?若是后者,那不属于小众化了,那是定制化。”
  
  市场发展空间小?
  
  卢小龙则认为,酿酒师品牌对一个企业、一个酿酒师而言还是有意义的。他认为酿酒师品牌有利于解决企业和资深的葡萄酒爱好者的关系,因为比较资深的葡萄酒爱好者会去追寻一些能够有一些个性,和一些商业品牌不一样的产品,在这个方面有助于企业和葡萄酒爱好者的沟通。
  
  而就市场空间而言,卢小龙觉得酿酒师品牌并不具备主流空间。“从中国市场来讲,我不认为酿酒师品牌不会成为一个主流的品类,实际上中国葡萄酒市场的核心问题还是消费者缺乏他们信任的长期选择的商业品牌,要解决好这个问题才能提供个性化的产品。”卢小龙说。
  国 宾酒庄市场部总监王辉说道:“国内企业推酿酒师品牌似乎还没有非常成功的先例,似乎还没有酒庄特别愿意去推酿酒师个人的影响力。可能有些名气还不够大的是酒庄会借助一些有名的酿酒师的名气来推动,像以前的贺兰晴雪借助李德美,但这种更像顾问的形式,而非酒庄自己的酿酒师。”
  
  王辉认为,酿酒师品牌很有局限性。“不管是国外一些知名的飞行酿酒师还是国内一批优秀的酿酒师,大多数还是限于圈内人知道,大众消费者了解还是比较少。酿酒师品牌对于市场的吸引力和号召力能有多大?有可能有,但是有限的。”

中粮长城推出以米歇尔•罗兰命名的“首席酿酒师甄选”系列

中国难出本土酿酒师品牌?
  
  虽然国内也不乏优秀的酿酒师,但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中国市场要发展酿酒师品牌有着先天和后天不足。
  
  “国产葡萄酒及中国酒庄被认可的程度不高,而酿酒师其实是依附于酒庄的。在这种情况下,连酒庄都没得到足够的认可,何况酿酒师?目前大家对中国酿酒师的认识很低,还是近几年在国家发展酒庄酒的过程中,才提出的酿酒师概念。”邓钟翔认为酿酒师对于国内都是很新的词,更何况酿酒师品牌这个概念。
  
  齐绍仁认为:“酿酒师没有品牌只有个人魅力。刚毕业的酿酒师没有太多的价值,也就是酿酒的技术人员,别人一是看你的老师,二是你的学校。你的老师不够有名,只能靠学校出名,最后才看你实习的酒庄,如果三个都不怎么样,你将会多花数倍的时间来经营。”
  
  “一位好的酿酒师是老板要求酿出什么样的酒,他都能达到要求,同时花最少的成本。不懂的外行以为在变魔术,懂行的知道是经验与知识的累积,所以一位好的酿酒师是看他的能力与经历。毕竟勤可以补拙。他不像品酒师可以用说的,产品最终摆在眼前,还需要”品酒师“与“专家”的推荐,这是多么复杂的行业。之所以你看到的是名品酒师是名专家,当酿酒师,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中国市场只要最有名的酿酒师当‘顾问’就行,顾问决定一切,也是品牌的光环,所以你师从再好的老师毕业再好的学校还不如去当一位葡萄酒‘大师’。”他继续说道。
  
  “酿酒师这个角色和地位其实是很尴尬的,在实际的经营操作过程中,要做好一款酒,又要与酒庄老板的思想符合,这是有点纠结的。”王辉认为。
  
  “从酒庄的意愿来看,很多时候酒庄是不愿意推酿酒师的。国外很多酒庄的庄主就是酿酒师,而在国内,酿酒师往往是服务于酒庄的,在这种情况下把酿酒师推得很高对于酒庄来说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当酿酒师被捧起来,当其他企业开出高薪或其他条件挖墙角,那对酒庄来说,所做的所有工作就是为他人做嫁衣。”邓钟翔分析道。
  
  “如果是我自己建个酒庄,我肯定愿意把自己当做一个品牌推出去,如果仅仅是服务于一个企业,则往往取决于老板的态度,而且看这个酿酒师是否受到足够的重视。”他认为推酿酒师品牌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牵扯的是酿酒师和酒庄之间,酒庄和其他酒庄之间等各种因素。
  
  “像宁夏产区银色高地的高源、迦南美地的王芳等她们是酿酒师,同时也是酒庄拥有者或重要的大股东,她们可以去推广酿酒师品牌也是是相得益彰的。”王辉说道。
  
  齐绍仁也认为,“市场还不了解酿酒师的角色,在中国不需要酿酒师品牌。毕竟你不是国外酿酒师,没有宣传噱头。再者没有人捧你,要捧你?还不是先捧老板与领导,这是中国的特色市场经营,捧红一位酿酒师对酒庄没有任何的意义,除非他是酒庄庄主,原因都明白,只是消费者不会去思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