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再是葡萄酒世界的“路人乙”

   近些年来,中国的葡萄酒工业迅猛发展。过去10年中,中国酒庄的数量已经成功翻倍,在产量方面,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受瞩目的国家之一。那么,这种快速增长的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呢?中国葡萄酒的品质是否已经得到提高了呢?

  一提起中国葡萄酒,许多国外人士最常见的反应就是“中国原来还酿制葡萄酒啊!”即便是从事葡萄酒贸易的业内人士也会在相同的情境下感到惊讶。来过中国或品尝过中国葡萄酒的外国人一般很难对普通品牌的葡萄酒留下很深的印象。2011年,中国葡萄酒在醇鉴(Decanter)大奖赛上成功获奖,当消息发布出来时,不少人要么惊讶,要么怀疑。

  常驻北京的葡萄酒博主吉姆·博伊斯(Jim Boyce)指出,中国葡萄酒在国际大奖赛上的表现非常突出,不少专家也对中国葡萄酒的品质表示肯定。英国顶级葡萄酒评论家杰西丝·罗宾逊(Jancis Robinson)也在其2014年版的《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中将中国产区加入进去了。

  1. 中国葡萄酒克服了气候和政策上的双重障碍

  由于对中国的环境来说,栽培出高品质的葡萄酒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一旦有中国酒商酿制出非常优质的葡萄酒,往往都会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其实,所有中国的葡萄酒产区都有它独特的挑战和机遇。比如,宁夏、山西和新疆的夏天普遍温暖干燥,而一旦进入秋天,酒农们就必须应对寒冷天气带来的问题;与这三个省份不同的是,临海的山东省的冬季就比较温和,葡萄树都能安全过冬,不过,这里的夏季和初秋季节的雨水往往容易使葡萄树面临贵腐菌和感染霉病等问题。

  当然,中国的酿酒厂也面临着其他国家酒庄不存在的问题——无法拥有葡萄园的所有权。许多酒商不得不从几百个小酒农手里获取果实,因此,要想保证每年的葡萄酒品质都一样是非常困难的。此外,中国的酒农在履行契约方面的意识较差,比如,有些酒商希望酒农们能够等到葡萄足够成熟再进行采摘,然而,一旦有另外一家酒商允许酒农们早些采摘葡萄酒,酒农们就会转而将果实卖给另外一家酒商,而这中间前一家酒商的利益是无从保障的。

  不过,山西怡园酒庄(Grace Vineyard)近期的成功表明,即便是在产业结构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中国酒庄依然能够出产品质较高的葡萄酒——他们通过奖金制度及其他方式加强与酒农们的合作,战胜了各种条件的约束。由自学成才的酿酒师王芳掌舵的宁夏迦南酒庄(Kanaan Winery),为了收集用来酿制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酒的果实,不得不选择大量外购葡萄原料。由于他们与酒农之间营建了一种极其融洽的合作氛围,使得该酒庄的产品品质依然有稳定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宁夏自治区政府为鼓励葡萄酒业的发展,已经开始向市场放出大量的土地。由于当地政府已经将葡萄酒业作为经济增长的优势项目,所以,当地政府愿意施行鼓励政策——甚至在宁夏政府与亚洲发展银行等机构合作的水利项目中,项目核心目标关注最多的仍然是葡萄酒的生产。

  2. 中国葡萄酒产业的迅猛发展吸引了顶级外商

  宁夏政府的政策已经吸引了很多投资者,其中不乏一些顶级跨国公司。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投资的贺兰山葡萄酒价格极具竞争力,市场接受度也够高;酩悦轩尼诗(LVMH)集团也发售了首个当地出产的香桐(Chandon)起泡葡萄酒。

  除了不断向宁夏等地区进驻的顶级外商外,当地一些大学的相关课程也得到了广泛的开展。李华和李德美等曾在波尔多(Bordeaux)地区深造过的葡萄酒专家也愿意在这里播撒桃李芬芳。此外,由于当地酒商一直在寻找快速进步的方式,因此,有关酿酒葡萄栽培的咨询市场也发展得如火如荼。来中的酿酒顾问中,有不少是飞行酿酒师。比如,热拉尔·高林(Gerard Colin),他从1997年就来到了中国,还曾在备受赞誉的怡园酒庄的起步阶段发挥过重大作用。近期,热拉尔·高林又成为了拉菲集团在中国山东新设的酒厂中担任要职。

  3. 中国消费者越来越支持红酒

  与中国的葡萄酒产业本身相比,全球葡萄酒产业关注的焦点仍然是中国不断增长的消费市场。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的最近一份报告中指出,虽然我国民众的葡萄酒消费量从2000至2012年间增速较快,但在2013年时突然又出现了3.8%的负增长,因此,任何人都不应该盲目乐观。

  很明显,习主席的反奢政策已经对高端消费市场造成了一定限制,但这些消费目标也会逐渐转向中端市场,理性的消费者也会寻找更物有所值的产品,而不是“顾名不顾价”。许多中国经销商也在不断与中等价位的外国酒商合作,希望能够满足中端消费者的需求。

  如今,美国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宁夏贺兰山傲龙云谷霞多丽(Dragon’s Hollow Chardonnay);伦敦精品酒商贝瑞兄弟公司(Berry and Rudd)也进口了4款中国葡萄酒,其中有两款是来自辽宁省的冰酒;此外,怡园酒庄的塔斯雅珍藏(Tasya’s Reserve)也常是不少酒单上最贵的霞多丽葡萄酒。

  也许对于目前的国际市场来说,中国葡萄酒仍然是很少见的新奇品。然而,人们不该忘记的是,像智利、澳大利亚等如今如此火爆的新世界国家也曾不为人们熟知。(原文内容来源于:TheConversation 编译: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