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膜拜”酒庄,普及极致文化

   ——访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评委、台湾葡萄酒投资分析专家房大方(一)

  时至今日,中国葡萄酒行业已经处于世界市场的巨大漩涡之中,从生产酿造、购买消费,到竞赛评比,收藏投资,方方面面与国际的结合愈发显得密不可分。而面对自身产业的发展,国产葡萄酒的前行道路也令人倍加瞩目。

  带着对于葡萄酒赛事、投资、收藏等市场运作领域的深度问题,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来自台湾的葡萄酒界知名人士,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评委、葡萄酒投资分析专家、北京藏家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房大方(Steven Fang)老师,在他的从业经历、评委和藏家之路上,了解到了更多关于葡萄酒市场运作的重要规律。

  逸香网:作为葡萄酒领域的投资人和国际评委,您是如何逐步踏入这一行业的?

  房大方:从事这行大概30年。前十年主要是在台湾和国外的星级酒店,刚入行就已经跟“餐”和“饮”这两件事情分不开了。早期在台湾一个高级会员俱乐部的法国餐厅,从最基础的工作中学到很多,俱乐部会员多是当时台湾的顶尖人士,大部分同事也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在环境中耳濡目染,促使自己不断学习,哪怕以当时的工资买不起昂贵的酒,也会将餐厅留下的酒款慢慢品鉴,再去寻找每支酒的背景,在这里扎下了葡萄酒的功底。

  90年代时,我在Grand Hyatt君悦酒店里面一个独立的单厅担任总经理,叫做“音悦轩”,音悦轩采取独立管理制度,我们给这家店的定位是3C,Champagne(香槟)、Cigar(雪茄)、caviar(鱼子酱),这三件事物其实代表了在酒类、烟草和食物方面,我们都追求最高的品质。作为当时Grand Hyatt里唯一的独立管理单位,相当于在和其它所有的餐厅对抗,但我们拿下了酒店里最高级的VIP,台湾的知名人士都是我们的座上宾,成龙每次访台一定会来我们的餐厅,君悦的总经理请客也在我们这,可以说“音悦轩”在整个君悦以及台湾餐饮界里是独树一帜的。

  2000年之后,我完全转型进入葡萄酒领域,最先到了长荣集团,在国际事务部负责酒水的市场和行销,例如,葡萄酒公司的航空招标,包括头等舱、商务舱和经济舱的航空用酒,我会发文到全球去,让所有的酒厂来投标。长荣之后,台湾有个知名的酒类连锁商店,叫做橡木桶,我在那里做全国业务总监。现在我在台湾还有个公司,叫“酒堡国际”。

  逸香网:听闻在从事海外酒庄代理的过程中,您成功拿下过很多高难度的品牌代理权,您是如何达成这种这个目标的?

  房大方:我是大约16年前进入代理领域的,目前最引以为傲的是:全美前十的酒,我们都是独家代理,例如“啸鹰”,还有那天在大众酒评拍卖会上的“辛卡农”,目前在国内是没有其他家代理的。其实讲到代理,法国名庄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我喜欢挑战那些很难拿代理的酒庄。合作的重点,是对方对你的信任,包括在市场上的操作技巧、对品牌的照顾程度,即时是小量的合作,你也能帮助他在全球得到传播。单有丰富的葡萄酒知识是不够的,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酒庄才可能给你代理权。

  我自己也遇会到困难。谈判的过程需要精心安排,但不是去表明你的资产或背景有多雄厚,首先你应该告诉对方,你要怎样去做它的品牌。我会根据每一个酒庄的品牌专门准备一个presentation,谈的过程中对方会随时对你提问,这些酒庄代表的知识功底绝对够深厚,所以他们更关心“渠道经营的细节”这类问题。这样积累和坚持了十年,现在会有很多有名的酒庄想跟我们合作。虽然我远远不是规模最大的公司,但我能够让这些酒庄的品牌有高度的成长,比如从两千万到两个亿的营业额。

  逸香网:关于酒的消费趋势,刚才您谈到国际比赛也是大众酒的舞台,其关于所谓的“大众酒”和“高端酒”这样的说法是否合适呢?

  房大方:虽然理论上不存咋这种二分法的概念,但实际在国际、国内各种语境下人们讨论酒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带出来,这就是销售化说法的处理。我们可以反观,罗曼尼·康帝当年在酿酒的时候,从一开始就决定自己要做高端酒吗?绝对不是,他只是一个很用心的酿酒人,加上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当消费者越来越追捧他的酒之后,才越卖越贵。

  可能全球大多数生产高端酒款的酒庄代表或行销人员,都会告诉你,我们希望越接地气是越好,这也是他们的真实想法。葡萄酒爱好者的忠诚度本身可能偏低一些,人们会只喝某个产区的某一个牌子,绝大部分喜欢葡萄酒的人都是多饮、多品尝,绝大部分喜欢葡萄酒的人都是多饮、多品尝,另外同的年份也是想不断尝试的东西。

  做酒的人也希望人们能够真正喝到他的酒,而不是被束之高阁,让人心中产生难以亲近的感觉,没有一个酒庄愿意这样标榜自己,而是希望大家都能喝到他的酒,然后有一些正面的反馈,这样才能让酒历久不衰,名气是来自消费者的,绝对不是自己去标榜的。我们做品牌,也不想让它高高在上,但大家说它是“美国膜拜酒之王”,我觉得也可以让它接地气。从而把这些“极致”的文化普及。

  逸香网:尼尔森的奢侈品调查研究显示,未来12个月,中国消费者对精致酒品的购买意愿将有大幅下滑,从过去的52%下降至36%。您对这一调查结果有什么看法?

  房大方:这其实是有酒水市场的行情在背后。任何一个法国名庄庄主和经销商,没有人希望看到像最近法国名庄葡萄酒的市场,这是一直以来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并且非常失望的。可以考察一下葡萄酒投资近20年的历史演进,从亚洲金融风暴,到硅谷的互联网泡沫,再到美国的次贷危机,这些都在影响酒的价格,而在最近一次的金融危机中,价格曾在2009年上涨到离谱的程度,到2010年竟然又增加了25%的涨幅,我那时出货几乎一瓶不剩,不会留库存,果然从2011年之后,价格就一直在往下走。

  再看消费,尼尔森的调查当然是有数据依据的,但我更想用接近事实的现场去描述这个状态。关于精致酒品的消费,三公、送礼、招待的部分确实少很多,但比如像我这样的生意人,愿意买来喝。关于精品消费,其实从身边的人购买奢侈品的热情来说,其实意愿并不低,只不过相比在国内购买,人们大多出国代购了。但整体的奢侈品消费是有减少的。

  所谓精致酒品,其实英文里有boutique这个词,是指精品,可以使小而精、量少、评价好,同时性价比也很好的酒,它跟奢侈品是有本质区别的,我觉得boutique才是未来的趋势。爱酒的人不会每天喝奔富、拉菲,却很可能跟朋友一起分享一款明日之星,暂不知名但性价比和品质都非常高的好酒,或者在有重要纪念意义的日期和场合,去开启那些相对比较奢侈的酒。

  逸香网:作为资深的葡萄酒藏家,您挑选藏品时最注重的哪些因素,比如,产地、年份、品牌、升值潜力等等?寻找优质藏品的途径又有哪些?

  房大方:收藏也是从商业开始,因为自己本身会进口那么多酒,一定会留一些下来,再根据市场的趋势,比如从前几年就开始收老一点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因为做这一行,所以很多时候会发觉市场在波动,波动就代表利益。还有一些酒款,标准瓶可能没什么收藏价值,但像1.5L和3L的价值就不一样,是远远大于标准瓶的价钱的原有倍数,产量也很小,所以你可以用5个标准瓶的价钱去买一个3L的酒,以期限来说它的价值可能会更高。

  藏品的选取,首先我最看重的还是价值因素,比如61年的酒,我们现在回收都是高价的。其次还有一些特殊的年份,这也符合很多大众的心理,比如,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如果年份还算好的话,我会鼓励他们多买一些酒,投资酒款通常要存放超过20年以上,这样等到儿女成年时,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逸香网:作为投资目标的葡萄酒,那些具备升值潜力的酒款,在生命周期之内的金融回报率是如何发生变化的,其升值背后的规律是什么?

  房大方:在葡萄酒投资的早期,有些酒的投资回报率会超过300%到400%,在2000年左右到达了顶点之后有下降的态势。投资酒款有不同的模式,比如我建议一种,买12瓶酒,分装成6瓶一箱,可以把其中的6瓶打开喝掉,随着时间的推移,另外那6瓶如果卖掉,喝掉那6瓶的成本可能是零。此外,收酒和储酒的过程中,有很多细节要注意,保存的单位,剩什么样的酒,日后卖出的价格,还有税率。

  2008年之前,香港还有没降低税率的时候,那时候在香港买酒税很高,要到台湾买比较划算,世界各地的税率不同,但国外放出来的名庄酒一手价是同样的价钱,税高低跟你取得的利益有很大关系的,所以你必须知道这支酒应该放哪里,放你家、专业酒窖、还是国外。做投资环节还有很多细节要注意,例如,拆箱和损标都会降低酒的价格,懂得酒庄报价、出口、进口、报关、交货,还是远远不够的。

 

  房大方 Steven Fang

  现任

  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评委

  布鲁塞尔国际烈酒大赛评委

  澳大利亚悉尼国际葡萄酒大赛 大中华区首位评委

  西班牙DO Jumilla 产区葡萄酒大赛首位华人评委

  西班牙DO Jumilla 产区Monastrell 大使

  葡萄酒投资专栏特约撰述

  北京藏家国际酒业 总经理

  台湾酒堡国际实业 副总经理

  经历

  西班牙ARTADI酒庄 亚洲区销售和市场行销经理

  意大利POGGIOTONDO酒庄

  亚洲区销售和市场行销经理

  台湾长荣桂冠酒坊 行销处处长

  台湾橡木桶酒业 全国业务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