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与腕表的故事,从一根头发说起

近日瑞士一家钟表企业展示了镶嵌有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头发的手表,售价8,000欧元。其实拿破仑皇帝和钟表的渊源非常深,本文就从这一根头发说起,来看看拿破仑和腕表的故事。

  腕表嵌入头发 供“拿破仑粉”收藏

瑞士德维特钟表公司执行总裁维维安·德维特女士称,本月16日,她在法国枫丹白露举行的拍卖会上购得已故摩纳哥亲王路易二世的两件收藏品,其中一件是19世纪制作的黑木盒,盒盖玻璃罩下镶有一根拿破仑的头发;另一件藏品则是装有拿破仑5根头发的小信封。

  德维特公司的钟表技师用镊子取出拿破仑深栗色的头发,在显微镜下用刻刀将一小段发丝截为数段,技师将烘干后的发丝镶嵌在手表表盘上拿破仑头像的军帽上,然后盖上表壳玻璃,整个过程持续一个小时。首批镶嵌有拿破仑发丝的手表共6枚,均为德维特公司手工制造。发丝长度为0.5毫米,用肉眼观察难以发现表盘上拿破仑发丝踪迹,若借助钟表技师专用单眼放大镜,发丝清晰可见。

  德维特女士说,她的丈夫是拿破仑一世幼弟热罗姆·波拿巴的后人,将拿破仑的发丝镶嵌在手表表盘上,除了出于缅怀家族祖辈的情感因素,“也是为让热爱拿破仑的人可以将拿破仑的DNA戴在自己手腕上,让他们追忆历史,感受这位杰出人物的力量”。

  拿破仑皇后18K金表,拍出130万美元

早在2007年,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之妻–约瑟芬皇后的一块金表就在瑞士日内瓦拍出了130万美元的价格。

  这块颇具历史价值的18K金表以珐琅和美钻装饰,做工精良,款式珍贵稀有,于1800年出自瑞士杰出钟表匠布雷盖之手。12日,这块表由克里斯蒂拍卖行以150万瑞士法郎(约13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了,最初克里斯蒂拍卖行估价为20万瑞士法郎。据悉,拍卖行并没有透露买主的任何信息。

  这块金表是一款“触摸表”,金表的指针是外置的,可打开表盖触摸指针,这样带表的人可以不用看表,而是通过触摸指针来知道时间。“触摸表”是瑞士著名制表匠路易·宝玑在1790年左右发明的,当时这种表并不为外界所看好。

  约瑟芬皇后在1799年以3,000瑞士法郎订购了这只金表,金表上的钻石是1804年镶上去的,刚刚于拿破仑在法兰西称帝不久。之后约瑟芬皇后把表传给了她的女儿霍顿斯,霍顿斯在1802年与拿破仑的兄弟约瑟夫结婚。1806年,拿破仑使约瑟夫成为荷兰的国王,而霍顿斯则自然成为了荷兰的皇后,正是在那个时候,这块金表上被雕刻了“H”这个字母。

  拿破仑最钟爱怀表:宝玑

18世纪的最后25年,巴黎所流行的钟表样式都偏于雍容华丽、繁复浮夸的巴洛克风格,但宝玑的作品精致低调,因此引得欧洲各国王室的青睐和订单。其中,拿破仑一家都是宝玑表的忠实主顾。

  据说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出发之前,特地到宝玑表店花七千法郎购买了一只钟、两只怀表。这位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需要他的钟表既足以彰显尊贵地位,又足够耐用可靠。在北非的风沙中,宝玑表的表现不负众望。此后,拿破仑家族成为宝玑常客。拿破仑向妻子求爱时,最重要的信物也是一款宝玑黄金珐琅怀表,在两个世纪后的佳士德拍卖会中拍出130万美元的天价。宝玑表著名的“那不勒斯王后”系列,就得名于拿破仑的胞妹卡罗琳,至今仍在生产。

  拿破仑及其家族总计向宝玑购买的贵重钟表产品多达19件。宝玑表不仅获得了拿破仑家族的青睐,甚至包括拿破仑的对手——1815年,在滑铁卢前线的浴血鏖战中,两位主帅——法兰西皇帝拿破仑和英国公爵惠灵顿,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宝玑表。1812年拿破仑远征俄罗斯,自此陷入战争的泥潭。1815年终于彻底失败,在一介孤岛上终老余生。也许,只有他的宝玑表陪伴他走过了最后的六年。

  刻有拿破仑名字首位字母的订制怀表

一个“N”打头的订制怀表让很多人第一眼就浮想联翩,的确,作为拿破仑的御用珠宝匠,这正是尼托为拿破仑订制的一系列怀表之一。圆形金质表壳用蓝色珐琅和环状珍珠串装饰,桂冠中心的“N”代表拿破仑专属怀表。它诞生于1813年。

  1850年的链饰表则以鸡血石、红宝石、钻石与天然珍珠来装饰镶嵌公爵夫人的冠冕和名字缩写“MS”,使用时配戴在腰带的链子上。另一块比较有趣的是Elise Dosne-Thiers的挂链怀表,CHAUMET于1869年接获这个订单,并于1873年3月17日送至Illeme Republic总统Adolphe Thiers妻子Elise Dosne-Thiers(1871至1873年期间的法国第三共和国第一夫人)手上。之后Thiers夫人把此表送予卢浮宫,这表在按照指令作公开拍卖时,被安德烈·雪铁龙(Andre Citroen)于1924年6月投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