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种酿酒葡萄,走出旧世界,扬名新世界

有人说,当我们改变不了环境时,就要学着改变心态。但有时候,变一变环境,可能就打开了另一个天地。人是这样,而葡萄亦是如此。有的葡萄品种世世代代在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或许它们凭借优良的品质已经小有名气,却并未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应有的关注。直到有一天,这些葡萄品种脱离旧世界的束缚,跨越大洋,来到了新世界,一段传奇自此开始展开……

  1. 马尔贝克(Malbec)

  马尔贝克是波尔多混酿(Bordeaux Blend)的6大成员之一,但与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梅洛(Merlot)这两个总是唱主角的品种相比,马尔贝克只能充当配角。而且它是一个晚熟品种,如果采收过早,就会带有青涩的味道,因而在波尔多的受欢迎度不断下降。在整个法国,目前仅有西南产区的卡奥尔(Cahors)仍在大面积种植马尔贝克。幸运的是,马尔贝克来到阿根廷的门多萨(Mendoza)之后,却发挥出了其巨大的潜力。目前,阿根廷的马尔贝克种植面积占到全球份额的75%以上。阿根廷更是将马尔贝克打造成为18种主要葡萄品种之一。

2. 佳美娜(Carmenere)

  1860到1870年间,根瘤蚜在整个欧洲地区疯狂蔓延,佳美娜葡萄也受到了重创。这场巨大的灾难,让法国人放弃了复杂难种的佳美娜葡萄。人们以为,这种葡萄品种从此将永远消失。万幸的是这一品种很好地留存于南半球的智利,与分布在阿根廷的马尔贝克仅一山之隔。佳美娜在智利找到了新的基地,而此处的佳美娜能酿制出集梅洛的魅力和赤霞珠的结构于一体极为优质的葡萄酒。

3. 西拉/设拉子(Syrah/Shiraz)

  几个世纪以来,西拉作为一种产自罗讷河谷(Rhone Valley)的葡萄品种为广大酒迷所熟知。但西拉真正受到全球的关注,却是自来到澳大利亚才开始的。在澳大利亚,西拉被称为“设拉子”。有趣的是,很多消费者可能知道设拉子,但并不认识西拉。背后的原因是,澳大利亚的设拉子在全球葡萄酒市场上十分成功,其名气远远超出罗讷河谷的西拉,以至于南非等地区出产的西拉葡萄酒在酒标上也采用“Shiraz”一词。

4. 长相思(Sauvignon Blanc)

  世界上最有名的长相思产自卢瓦尔的桑塞尔(Sancerre)产区,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卢瓦尔地区的葡萄种植者及全世界的酿酒师们都更倾向于将新西兰的长相思作为典范。新西兰为长相思提供生长的沃土,长相思将新西兰的葡萄酒领向了世界。

5. 仙粉黛(Zinfandel)

  最初,人们认为仙粉黛来自加利福尼亚州,但后来的研究表明,仙粉黛来源于克罗地亚(Croatia),直到19世纪20年代才被引入美国。来到美国后,仙粉黛引领美国葡萄酒业界掀起一个又一个风潮。

6. 赤霞珠

  赤霞珠,这一极具法国魅力的葡萄品种,长久以来以作为波尔多左岸的混酿红葡萄酒中的主角而闻名。在20世纪的最后20年里,该品种在新世界得到了更广阔的舞台。赤霞珠在加州这片新产区,上演了好莱坞式的传奇,超越人们原本设定的角色,被用来酿制正宗的单一品种葡萄酒。也因此,加州被称作赤霞珠的“第二故乡”。(编译/Catherin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网”是全球最大的中文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