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金:有资格有资本也有理由“任性”!

说到世界上最受追捧的顶级葡萄酒庄,估计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兴奋无比地列举波尔多一级名庄:拉菲(Lafite)、拉图(Latour)、侯伯王(Haut-Brion)……可是你也许不知道的是,在波尔多,还有一个超一级酒庄凌驾于这些一级庄之上,它就是滴金酒庄(Chateau d'Yquem),其酒滴滴如金子般珍贵,滴滴如金子般难寻!

 
  滴金,它是世界顶级名庄中最“任性而为”的酒庄之一,它有任性的资格,也有任性的资本,更有任性的理由!
 
  滴金酒庄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至12世纪,到1785年时,通过联姻的方式,酒庄成为国王路易十五的教子路易斯-阿米蒂·德·吕尔-萨吕斯伯爵(Comte Louis-Amédée de Lur-Saluces)的产业。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1997年的200多年里,滴金酒庄一直由吕尔-萨吕斯世袭伯爵家族掌管。非凡的历史奠定了滴金酒庄“任性”的第一个基础!
 
  1855年,在轰轰烈烈的在巴黎万国博览会(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 Paris)期间,拿破仑三世授命波尔多葡萄酒商会给波尔多梅多克的干红葡萄酒酒庄以及苏玳和巴萨克的甜白葡萄酒酒庄进行评级。所有酒庄中,滴金是唯一一家被冠上“超一级”(Premier Cru Supérieur)封号的酒庄,其他所有酒庄都臣服于它之下。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滴金酒庄拥有了“任性”的底气和资格!
 
  1997年,法国奢侈品牌路易威登集团从庞大的吕尔-萨吕斯家族手中购买了滴金酒庄,不过当时吕尔-萨吕斯家族依然具有滴金的经营权。从2004年开始,滴金的老庄主亚历山大伯爵(Comte Alexandre de Lur-Saluces)正式退休,从此路易威登集团全权拥有了滴金酒庄。不管是吕尔-萨吕斯家族还是路易威登集团,都给滴金酒庄强大的财政支撑,让滴金酒庄拥有了“任性”的雄厚资本!
 
 
  那么,滴金酒庄到底有多“任性”呢?
 
  一株葡萄树所产的果实只酿一杯酒!滴金酒庄是最卓越的贵腐葡萄酒酒庄,每年9月底,酒庄的150名采摘工人穿梭于葡萄园中,把经过贵腐菌感染的成熟葡萄一颗一颗地挑选、采摘下来,采摘时间持续6-8个星期,在这段时间里,工人会反复4次到葡萄园里逐粒采摘葡萄。这样严格的挑选工序,确保了酿酒原料的质量,是酿造天价佳酿的必要前提。
 
  年份不好就放弃酿造葡萄酒!滴金的前庄主亚历山大伯爵有一句名言:“你只有接受失去的一切,才能得到一切。”由此可见,伯爵有着哲学家的通透心窍:只有有所失,才能有所得。1910、1915、1930、1951、1952、1964、1972、1974、1992以及2012年,这10个年份里,滴金酒庄都因为葡萄的品质达不到要求而放弃酿造其贵腐甜白葡萄酒。另外,滴金酒庄的另外一款葡萄酒——滴金小“Y”干白葡萄酒,也必须满足几个非常严格的条件才能生产,并非每年都有。滴金酒庄总共才生产2款葡萄酒,在某个年份里,不管是放弃酿造正牌酒(贵腐酒)还是副牌酒(小“Y”),都势必承担巨大的经济损失。然而,即便如此,滴金还是坚持本心,只专注于酿造最优质的葡萄酒,就算面临再大的经济损失也绝不退却。
 
亚历山大·德·吕尔-萨吕斯伯爵
 
  保存状态不佳的酒液放弃装瓶!滴金酒庄的葡萄酒在酿制结束后会在新橡木桶中陈放3年以上,期间会有20%的酒液被蒸发掉。这20%的损失并不小,要知道,滴金的酒液,滴滴如金!然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当酒庄的主管确定葡萄酒可以进行装瓶时,还会对其质量进行评估,只有保存状态最佳的酒液才有资格装瓶。在某些比较差的年份,比如1979年,60%的酒液都被淘汰;而在灾难性的1978年,有85%的酒液都没有达到酒庄的要求。如此严格的质量要求,固然会给酒庄带来经济上损失,但也是确保滴金这个金字招牌被百年称颂的必要之举。在面对质量这道大关时,滴金从来不屈不挠,拒绝“将就”,“任性”到极致,也可敬到极致。
 
  正是因为滴金酒庄的种种“任性”,美国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和俄国历任沙皇都对滴金酒庄出产的贵腐甜白葡萄酒钟爱有加,即使其价格高昂难匹,也依然坚持购买。可见,滴金“任性”,其买家也同样“任性”哪。(文/碧云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网”是全球最大的中文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