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拉菲,对话拉菲技术总监与出口部总监

   在葡萄酒世界,一说到“拉菲”二字,就会让人肃然起敬。一切品牌的成功都应归功于人的成功,鼎鼎大名的“拉菲”也不例外。“拉菲”能在短短10多年内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葡萄酒品牌当然离不开拉菲罗斯柴尔德(DBR(Lafite))背后强大的团队成百上千年来孜孜不倦的耕耘与努力。为此笔者特对话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技术总监夏尔•舍瓦利耶先生(Charles Chevallier)与出口部总监米歇尔•內格里耶先生!

  记者:2014年葡萄采摘刚刚结束,您如何评价2014年这个年份?

  Charles:2014年葡萄树发芽较早,开花和坐果都非常不错,但7月中旬气温较低,所以有些葡萄没有熟透,不过9月份的采摘天气较好,有利于葡萄的成熟。尽管如此,葡萄的成熟度依旧不同,如有些已经熟透,而有些则半生不熟,因此在采摘过程中需要精心挑选葡萄,并在酿酒师丰富的经验的指导下才能酿出好酒。

  Charles

  记者:作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的总酿酒师,您会经常去国外出席活动吗?

  Charles:几乎从来没有。在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酿酒师不会走出葡萄园,到世界各地进行商业宣传等市场活动。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葡萄园度过,这是为了熟悉每一块葡萄园的风土,我认为作为酿酒师就应该潜心酿酒。

  记者:全球最知名的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的评分在市场上影响巨大,那帕克的评分是否会对您的酿酒产生影响?

  Charles:拉菲古堡历史悠久,被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收购也有200多年的历史。我们的酿酒使命就是保留拉菲古堡的风格,让几百年的风格和品质始终如一。如果帕克喜欢我们的葡萄酒,那真是太棒了;如果不喜欢也没关系,我们不是为酒评家酿酒,我们是为了一脉传承拉菲古堡上千年来一贯的风格而酿酒。

  记者:作为一个才华出众的酿酒师,您是更想酿制出风格一致的葡萄酒还是会在酿酒上做些创新?

  Charles:不管酿酒师的酿酒工艺有多炉火纯青,在酿酒过程中,最重要的还是要尊重风土,即最大限度地发挥风土的特点。我有一个好朋友,是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的酿酒师,如果把我们俩的位置对调,可能前面两年我们所酿制的葡萄酒会不一样,但是到第三年,我也可以酿制玛歌酒庄干红葡萄酒,他也可以酿制拉菲古堡干红葡萄酒,因为风土依旧是一样的。因此,一个酿酒师的顶峰就是最大限度地呈现葡萄园风土特点。

  记者:与世界其它葡萄酒相比,拉菲古堡的独到之处到底在哪里?

  Charles:首先我想讲个故事,几年前,我曾应一位巴西友人之约去参加一场拉菲古堡葡萄酒的品鉴会,在巴西的那两天时间里,我们总共开了120个年份的拉菲古堡,最早的年份是1852年。我不能说这些拉菲古堡都是一样,特别是有些酒由于储存不当已经不能再喝了,但是我能感觉到每瓶酒中都有一样的风味,就好比“拉菲古堡DNA”一样,我无法形容具体的香气和果味,但根据我30多年的经验和感觉,一闻我就知道这就是拉菲古堡,这大概就是拉菲古堡和其它葡萄酒不一样的地方。

  记者:您如何评价我们现在正在喝的1990年的拉菲古堡干红葡萄酒?

  Charles:这是近30年来拉菲古堡最好的葡萄酒之一。不同的人对不同的葡萄酒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就我个人而言,这款酒带有非常明显的紫罗兰香气,余味中夹杂着些许香草的气息,果味和花香味非常浓郁,易于入口,令人心旷神怡。

  记者:作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的出口总监,您有发现亚洲、欧洲和美洲等各个不同国家和区域对葡萄酒风味和口感偏好的不同吗?

  Michel:中国人喜欢喝茶,茶中有不少单宁,因此大部分中国人喜欢单宁厚重、风味复杂的葡萄酒,如法国的赤霞珠葡萄酒。中国人对葡萄酒的口感偏好还是很丰富的,因为中国的菜肴种类也比较丰富。而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家,则喜欢简单甜美、容易入口的葡萄酒。不过,中国消费者对白葡萄酒认知还不高,这可能是因为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葡萄酒(在中国被称为“红酒”)就是等于红葡萄酒,值得庆幸的是,一些懂葡萄酒的中国人已经开始慢慢发现白葡萄酒的闪光之处。

  Michel

  记者:在中国,主要是哪些群体在消费拉菲古堡?中国政府限制三公消费政策是否会对拉菲古堡的市场表现产生影响?

  Michel:在过去5至6年里,有三分之一的拉菲古堡是被收藏家购买,另外三分之一是用于送礼或者再次转售,还有三分之一的是用于自己饮用。近两年,中国政府限制三公消费政策对拉菲古堡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买拉菲古堡送礼的消费群体有所减少。但是,中国人口基数大,随着人们对葡萄酒的了解和名庄酒价格的理性回归,中国人对拉菲古堡的需求依旧很大,毕竟拉菲古堡的产量是非常有限的。此外,受政策影响,名庄酒价格虚高的泡沫已被挤破,拉菲古堡在中国的价格慢慢和国际市场接轨,这有利于拉菲古堡的持续性发展。

  记者: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在中国蓬莱新建的酒庄目前运转如何?其生产的葡萄酒有考虑要出口到国外吗?

  Michel:这个项目是从2008年开始和中信集团合作的,到目前已经有6、7年的时间了。这几年一直处于“打地基”的阶段,我们一直致力于分析蓬莱产区的土壤适合种什么葡萄品种,然后再根据分析结果从法国空运葡萄藤过去种植。今年是丰收的第二个年头,但为了严把质量大关,所酿的葡萄酒尚未进行销售,只是内部做些生产和测试。

  由于集团在中国蓬莱的酒庄面积只有35公顷,平均产量只有1万箱左右,因此大部分葡萄酒会在中国销售。但由于不少海外华人对中国蓬莱的拉菲葡萄酒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未来也可能会有小部分葡萄酒出口至国外。

  人物背景

  夏尔•舍瓦利耶先生:1977年毕业于法国图卢兹普尔潘高等农业学校,农业工程师。1983年担任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技术副主管,如今担任拉菲古堡,杜哈米隆古堡,乐王吉古堡和莱斯古堡的技术总监。

  米歇尔•內格里耶先生:毕业于法国排名第一的商学院——法国巴黎HEC商学院,2007年正式加入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担任出口部总监,负责国际市场销售,主要品牌是波尔多精选系列、奥希耶古堡、巴斯克和凯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