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是用酒罐子泡出来的?《广岛之恋》作者杜拉斯真能喝!

如果说到酗酒的作家奇才,你可能会想到许多男性作家,如海明威等。殊不知,在不少女性作家中,也有很多是用酒罐子泡出来的,如简·里斯(Jean Rhys)、让·斯塔福(Jean Stafford)、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帕特里西亚·海史密斯(Patricia Highsmith)、伊丽莎白·毕晓普(Elizabeth Bishop)、珍·保尔(Jane Bowles)和安妮·塞克斯顿(Anne Sexton)等。以下就简要介绍其中的几位,看看酒精对这些女性作家的成功来说都有何重要意义。

  1. 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

玛格丽特·杜拉斯是法国著名的作家、剧作家和电影编导,代表作有《广岛之恋》和《情人》等。杜拉斯的写作别具一格,是不少女性作家争相模仿的对象。在1987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杜拉斯披露了许多让常人看来很震惊的事情。她在书中写到,“女人喝酒时像动物或孩子。酗酒对女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女酒鬼也不多,但我就是其中一个。”

  事实上,杜拉斯从第一次喝酒后就开始酗酒了。不过有几年,她成功地将酒戒掉了。她曾经从一醒来就开始喝酒,然后再将酒吐掉,接着在喝麻之前再倒上大量波尔多葡萄酒(Bordeaux)。她在接受一家美国报纸访问时说道,“我喝酒是因为我酗酒,我既是个作家,也是个酒鬼。我要靠红酒才能入睡。我曾一个小时就要喝一杯红酒,而且早上在喝过咖啡后,还要喝干邑,之后才开始写作。对于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写作,我自己都觉得震惊。”

  许多作家都有酗酒的经历,而且很难戒掉,再加上酒精对大脑的破坏,致使他们的产量逐渐降低。然而,杜拉斯却可以在戒酒两年之后成功地写出了自己的代表作《情人》。这部书讲述了一个在印度的15岁法国女孩与一名中国老男人的恋情。有人说,这其实是她年轻时经历的写照。

  2. 伊丽莎白·毕晓普(Elizabeth Bishop)

伊丽莎白·毕晓普是美国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女诗人之一。她的诗富有想像力和音乐节奏,并借助语言的精确表达和形式的完美,把道德寓意和新思想结合起来,表达了坚持正义的信心和诗人的责任感。

  不过,毕晓普也是一个女酒鬼。其实,毕晓普的家族成员中很多都是酗酒者,她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并且在她还是个婴儿时就去世了。当然,毕晓普觉得喝酒是可耻的,一是酒精在她童年的记忆中并不美好,另一个是她曾与自己的女性恋人经常喝酒,最后对身体造成了无益的影响。毕晓普曾在她的诗歌《酒鬼》中,刻画了一个具有讽刺意义的酗酒的艺术形象,并在其中这样描述了主人公对酒的依赖,“我开始喝啊喝,怎么喝都不够。”

  3. 帕特里西亚·海史密(Patricia Highsmith)

帕特里西亚·海史密斯是一位美国犯罪小说家,以心理惊悚类型的作品而闻名,代表作是《天才雷普利》的系列作品。其另一知名作品为《火车怪客》(也有希区柯克的同名电影)。海史密斯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紧张、忏悔、悲伤、泪流满面的孩子”。

  这位女作家的童年也是阴影重重。她曾想过谋杀继父,后又遭到亲生母亲的抛弃。当她进入大学后就形成了酗酒的习惯,甚至曾在喝掉7杯马提尼和2杯葡萄酒后,又喝下1瓶金酒。她在日记中表示,她相信饮酒对于艺术家的重要作用,因为酒精能让自己看清事情的本真面目,还能宣泄情感。

  4. 简·里斯(Jean Rhys)

简·里斯被誉为继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lf)后现代主义颠峰时期最伟大的女作家。在表达人类的压力和伪善方面,似乎没有人可以比得过她。

  简·里斯的父亲早逝,长大后爱上了一个后来抛弃了她的男子。后来,她还是成功结婚了,但随后又经历了流产,好不容易生出一个女孩,又不幸夭折了。这些不幸使酒精很快就成为了这位作家解决困惑和麻烦的方法。总的来说,简·里斯一生的痛苦促使她不得不写作,而当写作成了她的一种折磨后,她又不得不喝酒。(编译/大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网”是全球最大的中文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