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副业电商问鼎“一时”之遥,酒仙头名不保祭出杀器疑似违规酒?

  双十一烟花落幕,然而这二十四小时却足以引发一场逾越和挣扎的罗生门。阿里注册了“双十一”,但“双十一”绝不仅仅属于那个叫马云的个体。如今的天猫双十一更像是对企业背后寄养辎重的一次摸底考试,你情我愿就要赔本赚吆喝,你不愿就立马卷起铺盖走人——资本市场只存在灿烂和死去两种二元状态——这向来是游戏制定者马云的逻辑。而马云也颇有当年李世民在城楼大呼:“天下英才,尽在掌握”中的快感——只不过这份快感如今建立在了同行的角斗士竞技场上;这份快感对行业的迫害看起来远远大于推动。

  2014的双十一天猫571亿,“酒类”行业的前两名一共约贡献了1.5亿。这场局部战争的参与者甚多,而PK到总决赛的只有酒仙网和1919酒类直供。虽然最后的结局引发出各种南腔北调的一声叹息,但正像这场杀戮的“总导演”马云所说:“现在大家在乎数字的时候,我担心数字背后的东西。”

  马云怕了,所有人疯了。

  一战既决战,酒水电商的“最后半小时”

  来自淘宝数据魔方的统计,截至昨晚00:00,今日酒类行业店铺排名前5位分别是:酒仙网、1919、购酒网、中酒网、也买酒。然而这一排名,仅仅出现在活动结束前一小时。在天猫双十一打响的前半程,素有“酒水电商老大”的酒仙网出人意料地徘徊在前三名之外,甚至不敌购酒网和中酒网,而1919则以领先第二名约1万点(热卖指数)的优势似乎稳居第一。

  下午一点多,酒仙网祭出杀器,以659元/瓶飞天茅台和1199元飞天茅台+五粮液双瓶套装引发价格战。1919也在产品投放上进行相应的布阵。随着时间开始读秒,酒仙网开始对低价组合解除限购,而此时1919看似扔手握赛点。

  逆转发生在23:31分,酒仙网的热卖指数首次反超1919,并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冠军捍卫在零点的时钟上。据淘宝魔方的统计中:1919当天在天猫的销售额为71,836,091元,热卖指数71,424,仅比酒仙网低2479点。

  1919宣布退出双十一!背后发生了什么?

  11月12日01:58分,1919酒类直供董事长发表公开声明,对天猫双十一活动提出正式抗议,并自愿放弃1919在此次活动中的排名。声明内容如下:

  据悉,在天猫双十一的最后2小时,1919已经决定在具备充足库存和竞争实力的情况下,放弃这场“变味的竞争”。在双十一表面节节攀升的数字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根据记者调查,从11日23:00开始,除了在网上打出的低价促销广告,酒仙网管理层在朋友圈中不断发布针对1919的低价广告,而酒仙网掌门人郝鸿峰也公开在微信圈发出:“茅台卖贵了吧!在1919酒行799元买的吧!呵呵!买贵了吧!赶快去1919退差价呀!酒仙网仅售699元呀!”。

  然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竞争的白热阶段,酒仙网董事长及其高管在微信朋友圈里清一色组团发出了各种与其企业体量、身份极不匹配的、针对1919的谩骂以及对1919诽谤的转帖。微信截图瞬间在行业微信圈扩散,业内舆论顿时一阵哗然。“我不相信这是平时温文儒雅,豁达开朗的老郝”说出的话。某行业资深记者说。

  “疑似”违规酒——是否取消冠军的尿检呈阳性?

  “冠军”不再一骑绝尘,恶意诽谤、挑衅对手堪称无所不用其极的磕磕绊绊总算捍卫住了一座奖杯,且慢! “酒仙”祭出的杀器居然是国家禁止流通的出口型白酒?

  对此五粮液相关负责人昨日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电商所卖的酒不是五粮液供应的,五粮液不保证酒真实性和质量。

  “出口型产品是非流通产品,我们不清楚酒仙是通过什么渠道能够有这款酒的库存,当然也更不清楚怎么就能够忽然上线出售了。”五粮液某经销商说。这也是杨凌江声明中指责酒仙网“在比赛中使用违禁药品”的最大证据。据悉,1919团队内部正在研究司法诉讼的启动。

  我还是皇帝!但我穿上了“皇帝的新装”

  历经双十一,酒类电商有的总结了。原本在几年前就严厉谴责价格战的企业,一夕之间落入不顾颜面烧钱的境地。有人笑骂天猫“幕后黑手”,有人笑道:只缘身在此山中……

  若都看不穿,不如看一则今早才流行起来的伊索寓言:

  “猫国,甲午年,群雄并起,猫王地位岌岌可危。有谋士献计比武再选“天下第一”,奸臣贼子必然上钩。光棍节武斗起,笑熊猫凭双拳力压群雄,杀入决赛PK上届第一酒仙。比武精彩绝伦,笑熊猫颇占上风,不料酒仙袖中飞镖定胜局。围观群众虽怒,胜负却定。莫忘记踏入比武场的那一刻,都输了。(微博:@欧阳千里)

  而更多人的关注,还是处于风口浪尖的酒仙网,2014一战下来,无非落了个:我还是皇帝!但我穿上了“皇帝的新装”的结果。

  据统计,相比2013年的双十一,2014年双十一酒业同行(如1919、购酒网、中酒网)基本都是100%以上的增长,而原本作为酒类电商老大的酒仙网,仅有10%多一点的增长。如此数据可见对其准备上市的计划势必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正如很多人担心的:“投资人对赢利与否无所谓,关键是商业模式、市场份额、团队和预期决定了估值。面对已经F轮融资的某网,双11最后一小时才惨胜的结局,已无法再用竞争、战略来解释。商业模式摇摆不定;市场份额被迅速追上,与对手相比,估值拉不开,模式无领先,上市缺概念。”

  而著名酒评人白玉峰则更加客观:酒仙网已经F轮融资了,上市依旧遥遥无期。资本可以不在乎你赚不赚钱,但要看重你的份额。阿里巴巴为什么如此被追捧,不仅在于它能赚钱,更在于它在高达75%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的京东25%,其他所有只有5%但是酒仙网……

  反观1919。

  “什么是电商正道?昨天,1919的天猫关键词搜索一直遥遥领先于茅台、五粮液、酒仙网等关键词。消费者对1919的认知和认可是基石。”(微博:@酒爷老谢)

  而对于本来只将电商当做副业的1919,其实一直希望证明O2O在商业模式上是优于B2C的。诚然,且不说O2O孰是孰非,一场天猫双十一,酒水电商B2C几乎暴露了所有能暴露的问题,而表现出人意料的1919在这场杀戮中也最终扮演了默默离开的角色,杨凌江的深夜声明无疑在表明1919还在寻找着自身前行的那道窄门。

  话说源头,仍是是最近流行的一句:

  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清楚了这样的问题,一头猪飞起来,不代表养猪场的猪都能飘到空中;一个养猪场的猪都飞起来,也不代表所有养猪场的猪都能在空中跳舞。电商永远解决的是某些企业或者某些品牌的个体问题,也就是“一块地”的问题,酒水行业的转型和发展,根本就不可能依赖电商这“一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