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动力法缘何风靡阿尔萨斯?

在法国阿尔萨斯(Alsace),葡萄园往往世代相传。酒农强烈的管理意识在人工采收、有机种植等举措中可见一斑。不容忽视的是,在葡萄园和酒窖中践行生物动力法(Biodynamic)的酒庄数量也相当可观。

阿尔萨斯葡萄园(图片来源:www.winesofalsace.com

尽管阿尔萨斯的葡萄园面积(约15,800公顷)不到法国5%,但该产区获得法国生物动力认证的葡萄园面积足占全法的12.8%。目前,已有88家阿尔萨斯酒庄获得了墨忒耳认证(Demeter Certification),这是为数不多全球公认的生物动力认证之一。截至2021年,已有21家酒庄获得生物动力葡萄酒(Biodyvin)认证,该认证专注于葡萄酒领域,仅授予采用生物动力法耕种的葡萄园。

那么,生物动力法是如何在阿尔萨斯产区立足的?

阿尔萨斯葡萄园(图片来源:www.vinsalsace.com 

1924年,当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在奥地利提出生物动力法时,阿尔萨斯刚刚脱离长达50年的德国统治,并从根瘤蚜虫病(Phylloxera)的侵袭中恢复过来,重新开始种植葡萄树。又过了半个世纪左右,阿尔萨斯才获得AOC法定产区的地位,并开始将部分葡萄园评定为特级园(Grand Cru)。

换言之,在斯坦纳大力宣扬生物动力法的时代,大多数酿酒师并没有考虑采用这套方法。

阿尔萨斯产区(图片来源:www.winesofalsace.com) 

玛丽·苏斯林(Marie Zusslin)是瓦伦丁·苏斯林酒庄(Domaine Valetin Zusslin)的第13代管理者。她说,她的父亲于1997年开始践行生物动力法,并在3年后将酒庄交给了她和她的哥哥。1996年,她的父亲曾参加一个研讨会,之后便立即计划在所有地块上推行生物动力法。

玛丽认为,和生物动力法相比,有机种植显得过于简单。这与舒伯格酒庄(Domaines Schlumberger)庄主塞维林·舒伯格(Severine Schlumberger)的观点不谋而合,即困难会让事情变得更好。

掌管巴尔布梅彻酒庄(Domain Barmes Buecher)的巴尔家族在17世纪就拥有了这片土地。据现任庄主马克西姆·巴尔(Maxime Barmes)介绍,他的父亲于90年代中期参加了一个大师班后,也转向了生物动力法。

巴尔布梅彻酒庄葡萄园(图片来源:www.barmes-buecher.com 

不过,苏斯林和巴尔都不记得是谁开设的这些课程,也不记得具体是在哪里上课。

在《重识雷司令》(Riesling Rediscovered: Bold, Bright, and Dry)一书中,作者约翰·温思罗普·海格(John Winthrop Haeger)谈到:“1997年,让皮埃尔·迪勒(Jean-Pierre Dirler)和让·迪勒(Jean Dirler)参加了由职业培训与农业促进中心(Centre de Formation Professionnelle et de Promotion Agricole,简称CFPPA)组织的生物动力葡萄栽培课程。次年,凯德酒庄(Domaine Dirler Cade)开始尝试生物动力法,并于2001年获得墨忒耳认证。”

凯德酒庄马匹犁地(图片来源:dirler-cade.com 

书中提到的职业培训与农业促进中心位于阿尔萨斯的鲁法克镇(Rouffach),这种成人教育中心遍布全法国。目前尚未明晰当时是谁在阿尔萨斯授课,也不清楚这些课程为何如此受欢迎。而值得一提的是,鲁法克镇距离世界生物动力法中心,即斯坦纳设计的歌德堂(Goetheanum)仅有50公里左右,人们会对生物动力法感到好奇也就不难理解了。

20世纪90年代,阿尔萨斯已经有了一些生物动力法的先例。尤金·梅耶酒庄(Domaine Eugene Meyer)于1969年转型,并于1980年获得墨忒耳认证。该酒庄起初之所以转向生物动力法,是因为庄主在葡萄园中使用传统喷雾剂导致视神经麻痹,一位顺势疗法医生建议他采用生物动力法种植葡萄。

尤金·梅耶酒庄葡萄园(图片来源:www.eugene-meyer.fr 

紧随其后的是皮埃尔·弗里克酒庄(Domaine Pierre Frick)。作为该家族酒庄的第12代管理者,让皮埃尔·弗里克(Jean-Pierre Frick)于1970年接手酒庄,1980年转向生物动力法种植,并于1981年获得墨忒耳认证。

尽管我们还不清楚酿酒师们参加这些课程的确切原因,但显而易见的是,20世纪90年代,生物动力法已经打动了不少酒庄。米特纳特兄弟酒庄(Domaine Mittnacht Freres)于1999年转型,并于2013年获得墨忒耳认证。安德烈酒庄(Domaine Ostertag)于2004年获得认证。J.B.亚当酒庄(Jean-Baptiste Adam)从90年代末期开始转型。

J.B.亚当酒庄葡萄园(图片来源:www.jb-adam.com 

还有不计其数的酒庄可能部分或完全采用生物动力法,但不去寻求认证。梅兰妮·普菲斯特酒庄(Domaine Melanie Pfister)就属于这个阵营。庄主梅兰妮·普菲斯特(Melanie Pfister)表示,认证是很昂贵的,虽然她最终可能也会去认证,但目前这并非优先事项。

梅兰妮·普菲斯特酒庄葡萄园(图片来源:melaniepfister.fr 

很多人认为,葡萄到了该采收的时候就必须采收,即使那个日期在生物动力法日历中并不理想。还有一些人跳过了埋放牛角粪肥的步骤,但非常严格地遵循生物动力法的其他要求。

在很大程度上,践行生物动力法体现了阿尔萨斯酒农对当地风土的热爱与自豪,也折射了气候危机下,他们祈望尽其所能保护这片风土的美好愿望。阿尔萨斯的核心理念在于关怀土地,让葡萄酒传达土地的声音,而生物动力法恰是实现这一愿景的关键之一。(文/Lynn)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