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庄·赛格拉及嘉隆酒庄酒庄之旅

   刘琳,杭州人氏,常年旅居欧洲。苏格兰威士忌、雅文邑、法国西南产区葡萄酒出口商,国际葡萄酒比赛裁判,葡萄酒撰稿人。WSET五级文凭。奥地利葡萄酒学院Weinakademiker。

  以下是笔者对刘琳的专访内容:

  Q1:这次的酒庄之旅,留给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香奈儿旗下两家酒庄所传递的精准,典雅,卓越却富有亲和力的文化讯号,是此次酒庄之旅最令我难忘的。无论是酒庄建筑丰富在巨细间的结构处理,内饰端庄含蓄却不失灵巧的具体表达,还是葡萄酒清晰明确的优雅个性气质,及,从上到下接待人员亲切舒心的无微不至,无不将酒庄的文化表达用着行云流水般的笔触,写意地书写到各个局部。这是非常令人惊叹的执行力。而这种强大的执行力,却又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一点一滴地,在受访期间静静地叙述。无声胜有声的格调,在波尔多一线酒庄常现的喧嚣华丽中,显得矜持并令人敬重而珍惜。

  Q2:对豪庄·赛格拉及嘉隆酒庄葡萄酒,您感觉如何?

  我非常尊重并追崇葡萄酒的个性表现。对这两家分别位于波尔多左右岸的酒庄,在葡萄种类的构成上分别以赤霞珠和梅洛作为主要葡萄品种,具有玛歌和圣爱美浓两个酒庄分属小产区的典型性。在酿酒风格上,二者都体现着行事低调但声誉显赫的酿酒顾问Boissenot父子一贯的酿酒理念,酒的表现精致,细腻,隽逸,清澈,这在雨后春笋般地追求馥郁艳丽,浓墨重彩的所谓“帕克风格”的当代波尔多是难能可贵的。对于一个好饮者而言,能够感受同一片风土的多样化表达则是不可替代的体验。

  Q3:对于这两个酒庄的葡萄酒,您是否有特别偏爱的年份?偏爱的理由?

  鉴于个人的信条,我对于我喜欢的酒庄在年份选择上不倾向于厚此薄彼。我觉得,一个致力于酿好酒的酒庄,会在一脉相承中,记录下不同年份的风土特色。在自然的领域里,年份总有难易,而每个年份酿酒师量体裁衣的不同处理,是与自然对话的一个过程,也正是葡萄酒的伟大之处。

  总体而言,在波尔多最近的几个年份中,2009年和2010年是相当温暖的年份,光照足,雨水适量且降在合适的季节。香奈儿旗下的这两家酒庄,这两个年份的葡萄成熟度都非常理想。2009相对于2010年来说,前者稍多些浑厚圆润,后者妙在优雅细致和复杂度。2011和2012年是属于相对寒凉的年份,对酿酒师提出了一定的挑战;而2013年更是让欧洲大多数产区的酿酒师举步维艰。但在不如意的年份里,能占得优势的,是那些有着相对完美甄选设备和条件的酒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自然给出挑战的年份,酒庄的高下与经济实力息息相关。我们从2011,2012和2013年两家酒庄的酒样中,也能体会到酒庄成功驾驭所有资源的能力,以及对酒质带来的正面补充。在这三个年份中,2011和2012甚至感受不到弱年份的痕迹。即便是梦魇般的2013年,豪庄·赛格拉及嘉隆酒庄仍然延续着惯常的雅致和精细,陈年潜力会不如2009和2010,适宜早年饮用。

  Q4: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您建议我们如何品鉴豪庄·赛格拉及嘉隆酒庄的佳酿?

  好酒未必要用食物搭配。单饮也往往可以出彩。来自豪庄·赛格拉及嘉隆的酒也具备这样的质素。正如前面所说,一个好的酒庄,具备风土的忠实记录者和成功诠释者两重特性。这样的酒庄,垂直饮用(不同年份同时对比饮用)对于感兴趣的饮者群体而言,是了解风土印迹的上佳人选。

  Q5:您是否可以基于豪庄·赛格拉及嘉隆酒庄给些餐酒搭配的建议?尤其是中餐与美酒的搭配? 您平时是如何搭配的?

  总体来说,中餐传统的进餐方式,以及许多不同风味的中餐配料若不作调整是很难完美搭配葡萄酒的。传统中餐上菜方式对餐酒搭配是很大的掣肘,鱼肉海鲜蔬菜,加辣不加辣的,通通一起上桌,这样的餐酒搭配局限性很大。一支能够左右逢源的葡萄酒往往难免落于平庸,因为具有个性的葡萄酒往往只能与相宜的菜肴琴瑟相和。

  我作中餐的餐酒搭配时,倾向于以西餐方式分道出菜。事先了解选用的葡萄酒也是必不可少的程序,在有需要的时候增减调整配料来呼应葡萄酒。一般也不会选太多的菜式,少而精致,留足时间体会餐酒间的默契度。对于风格清逸,细腻见长的豪庄·赛格拉及嘉隆酒庄,粤菜系中的烤乳鸽,烤乳猪和烧鹅会是易出彩的搭配。

  Q6:我们了解到您经常拜访全世界各地的酒庄,现在葡萄酒对于您意味着什么?

  葡萄酒于我而言,是表达自我的载体之一。我们每个人都在以自己擅长或喜爱的方式,表达对自然的遵崇,对力量的从背,对价值的探求。有时候喝一杯酒可以很简单直接,有时候也会引发我思考生命中很多其他的问题。观棋牌,读书画,饮茶酒,说到底都有异曲同工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