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里的盲品赛 在银川红酒圈儿沸腾

   10月25日,在青羊葡萄酒俱乐部,一场宁夏消费者葡萄酒盲品赛在紧锣密鼓地展开,30余款彰显宁夏葡萄酒产区特色的参赛酒款,蒙上酷酷黑衣,在由专家、媒体、消费者组成的评审团进行了盲品,伴随而来的,是空气中葡萄酒散发出的浓郁果香。大赛由逸香大众酒评和宁夏青羊葡萄酒俱乐部联合举办,北京、宁夏两地网络视频同步,大众酒评线上社区开放分享。

  这样一场葡萄酒盲品赛,在银川来说,实属难得,不仅意味着一场文化革新的盛世,还带出了一批活跃在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的新型赏酒玩家,他们中间有独立葡萄酒酿酒师、法国回来的留学生,还有自创葡萄酒品牌的活跃分子,他们分享着葡萄酒的一切,日日夜夜,让银川的深秋也醉了。

  现场盲品,舌尖上的游戏

  10月25日下午两点,在天鹅湖小镇的青羊俱乐部里,所有人都正襟危坐,每人面前放了四个红酒高脚杯,此次大赛,征集了来自银广夏、类人首、巴格斯、圣路易丁、迦南美地、九月兰山、贺东、禹皇、保乐力加十家酒庄的27款干白、干红、半甜型葡萄酒。60位活跃在宁夏的红酒品鉴专家和消费者,开始逐一品尝每款红酒的滋味。

  盲品,是这两年一直活跃在红酒圈里的一种品酒方式,但在银川,这种规模这种阵势这么多人倒还是头一回。盲品的红酒,穿上黑衣,绝不以任何酒标示人。

  媒体记者赵凯,平时喜欢喝两杯,环顾了一下左邻右舍,安下心来坐在品酒席上。在他看来,这样的品酒方式自由极了。“你不用是个行家,也不用露怯,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他坦言,这是场令人身心放松的聚会。“我不认识旁边的人,但品酒的时候我们会说得多些,我们相视一笑,像两个世界的人,突然在这找到了共鸣。”

  现场交锋,越激烈越好

  对于盲品聚会而言,品酒环节会显得颇为冗长,甚至有些枯燥,但是现场交锋,却最能勾起人的兴奋点。

  来自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的老师魏茜非常偏爱2号酒,她的话似乎也引起了现场很多人的认同,“非常清新,讨人喜欢,和法国阿尔萨斯的红酒非常相似”,当然,也有对6号酒更多溢美之词的,“有绵密的黄油和面包味,里面有霞多丽的风格,我个人比较偏爱这款酒。”一位衣着绅士的消费者,不惧自己的业余,道出了他的看法。来自法国的安东尼,却对宁夏的葡萄酒提出了更多建议,“宁夏有太多的赤霞珠,贺兰山东麓产区,还没有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风格”。

  看着这一切,青羊倡导人赵军嘴角微微上扬,也很喜欢看这个热闹,“一个葡萄酒爱好者也没有必要把自己训练成专业的品酒师。盲品的乐趣在于分享,而不是追求正确。”

  这个一直致力于把贺兰山东麓产区的葡萄酒推向世界的银川人告诉记者,盲品赛只是个开始,也更像个橱窗,陈列着这两年宁夏葡萄酒的发展,这样的交锋越激烈越好,在享受乐趣的同时,也让一些问题浮出水面。

  一场聚会,引来高手

安东尼在品尝美酒

  这样的一场盛大的聚会,其实最大的亮点,还是人。因为和记者一样,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会恍然大悟,原来在不知不觉间,银川已经有一个小小的红酒圈,在关注着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的一切,他们常常聚会,发表着自己对葡萄酒文化的看法,而观点,既新锐又超前,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

  NO1:伊国涛

  创立了伊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醉葡萄酒俱乐部 擅长:打鸡血和泼冷水

  80后伊国涛,是银川第一批玩红酒的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2006年和2009年,就开专卖店,售卖葡萄酒。

  在某种意义上,伊国涛应该算是第一批用微信和营销方式,取得葡萄酒好销量的宁夏人。他发展线下群体,自己的独醉俱乐部发展得风生水起。

  最近,伊国涛在做一件很热血的事,筹备了一个10人的团队,叫“梦想赞助”。“我们没有经费,但是我们想为宁夏葡萄酒产业做点事情,正在开发一个宁夏酒庄旅游地图的APP,现在已经和上海的酒斛网开始合作。”说起这些时,谁都会觉得伊国涛做了一件看似不靠谱,但却非常靠谱的好事。

  NO2:魏茜

  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教师,法国留学归来 擅长:了解葡萄酒旅游文化

  魏茜,27岁,2012年去法国留学,在波尔多一所学校学习葡萄酒专业,今年7月刚回国,在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任职。

  在法国,让魏茜印象最深的,其实是法国人对葡萄酒的精神,“他们崇尚自然和土地,无论去哪个酒庄餐馆,他们都会把葡萄酒作为自己的一个作品,向你一一道来”。魏茜还非常推崇法国葡萄酒旅游文化体系,如今,魏茜每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新知识源源不断地带给她的学生。

  NO3:范国涛

  银川龙吟塞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人、“懿丰6年感恩之夜”群星演唱会策划执行人、青羊葡萄酒俱乐部营销总监 擅长:文化活动策划推广广告创意

  范国涛喜欢上红酒的时间也就两年多,仅仅是喜欢而已。但他却在这个圈子里悄悄地学习着、思索着,更多的时候,他是默默地在推广宁夏贺兰山东麓的葡萄酒文化。

  青羊今年年初创办以来,他是最直接最有力的策划者和执行者,从区外葡萄酒展会到俱乐部已成常态的周末品鉴会,从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庄文化游到行业内人士的接待,他感触最深的应该是宁夏葡萄酒多数时候还停留在自我陶醉式的慰藉中,“这个行业就宁夏而言,缺乏灵魂性人物的引领”,这是他最后抛给记者的一句颇有心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