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泡酒——中国葡萄酒市场加速新引擎

   国内酒业市场持续疲软,红酒开始走下神坛,成为酒行库房里的滞销品。起泡酒凭借其容易入口的口感,年轻化的市场定位迅速蹿红。夏桐(宁夏)酒庄作为轩尼诗集团在中国地区的首家起泡酒酒庄,不仅肩负着酿造起泡酒的职能,更多的是为其争夺中国起泡酒市场做准备。

  中国起泡酒市场需要亲民化产品

  记者:您怎样看待中国起泡酒市场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

  沈旸:起泡酒在中国市场所占的份额一直都比较小,在一个正常的葡萄酒消费国家,起泡酒应该占到9%左右,而在中国,前几年是2%,随着近两年的发展现在增长到5%。从增长速度而言,可以用飞速来形容。所以我个人非常看好起泡酒市场,因为它一直处于增长范畴之内。由于起泡酒是庆祝、日常饮用领域的酒品,葡萄酒市场的疲软对其影响并不大,且其消费人群定位是白领阶层,更不会因为一些政治因素受到冲击。

  记者:您认为未来几年起泡酒在国内是否会形成比较成熟的市场?

  沈旸:从公司在其他国家的成功,比如阿根廷、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不难发现,一个发展中的国家需要更亲民化的产品,公司的成功经验已经预示着在中国这样一个接受能力较强的国家,起泡酒有很长久的生命力。中国的起泡酒市场会越来越成熟,跟国家目前的经济政策也有一定的联系。以后随着市场的延续性,生命力会更强。

  记者:通过经验分析,您认为中国消费者如何看待起泡酒?

  沈旸:这是一款新的产品,中国现在起泡酒市场还很小,但未来的消费潜力非常大。中国消费者刚接触起泡酒,也有很多同类产品出现,目前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引导消费者清醒地认识什么是真正高端、高质量的起泡酒,中国消费者现在处于需要被引导的阶段。

  一线城市成起泡酒主战场

  记者:作为一个全新酒庄的掌舵人,您认为目前夏桐的发展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沈旸:葡萄酒和起泡酒市场一样,都是在成长当中,处于重点培养和消费者推广过程。当然每个企业的市场定位也是非常重要的,不同企业科学的管理方法,包括对市场的理解、销售策略的制定都是非常值得学习的。对中国的葡萄酒企业,包括我们在内,还是需要花时间去学习和研究国外同行业的经验,了解在哪些方面还有欠缺的地方,包括品质、管理、市场营销都是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

  记者:哪些省份是夏桐第一步的主攻市场?

  沈旸:夏桐前期的目标市场主要是瞄准北上广深,当然银川本地市场也非常重要,公司对银川本地市场非常关注。接下来我们会在这些城市密集地进行推广,就跟做红酒市场一开始的那样,从喝到很廉价的红酒,到很昂贵的红酒,到喝到性价比很高的红酒,这需要一个过程。在众多起泡酒和香槟存在的市场中让大家了解品质、了解产品的特性、了解酒庄的存在、了解酒的性价比。

  记者:与红酒不同,中国消费者对于起泡酒还比较陌生,作为新晋品类您认为应如何与消费者交流?

  沈旸:酒庄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沟通工具,今年公司组织了一些消费者和VIP客户过来,他们的感觉都非常好。通过他们也可以传播酒庄的存在。我觉得关键是要让消费者知道这个产品,但是我不会去做迎合市场口味的事情。我可以引导消费者,告诉他们我们产品的优点,但我不会因为消费者喜欢喝甜的或者便宜的酒,就迎合这个市场。

  国内酒庄需学习国际化管理体系

  记者:从国内来看,您觉得有必要向其他酒庄学习管理和酿造工艺吗?

  沈旸:我觉得我们夏桐酒庄已经非常好了。但是我在参观的过程中,觉得河北迦南酒庄不错,它是台湾王永庆女儿的产业,她有管理电子企业的经验。我认为迦南酒庄是国际化管理不错的酒庄,当然我觉得我们的管理也可以跟他们媲美。因为每一个酒庄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特色,有可以互相学习的地方。

  记者:作为一个国际集团的中国酒庄,公司针对夏桐的推广和销售有什么特殊策略?

  沈旸:销售渠道主要是酩悦轩尼诗的传统渠道,商超、便利店和专业性的超市,还有一些酒吧等。推广方面,由于宁夏的特殊性,公司希望可以结合整个宁夏的大环境,我希望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体验活动。比如阿根廷、巴西、澳大利亚的夏桐酒庄都会开展他们自己跟本地产区结合的活动。另外,酒庄的参观、美食之旅都会继续开展。我们在全世界每个酒庄的菜都非常有名,带给大家一个非常独特的搭配。

  记者:现在夏桐酒庄的产量大概是多少?天然粉红起泡酒大概占多少比例?

  沈旸:第一年产量很少,只有几万瓶,当然公司会根据市场情况一直扩产,因为第一年原料不在酒庄加工,比较难以控制,所以会比较少一点。当然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以后的品质会再上升,我们也会扩产,大概一期差不多有5万标箱,60万瓶,但是必须要看市场的反馈再调整生产。前期大概不到20%,但是以后我们会调整比例,要看市场,目前市场对夏桐天然粉红起泡酒的反响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