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Halliday:中国正走向全新消费阶段

   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是澳大利亚最受尊敬的葡萄酒评论家和葡萄酒专栏作家。熟悉葡萄酒的人,会惊异于他早已把酒当成一门艺术来看待;不熟悉葡萄酒的人,则会被他对酒类知识如此了如指掌的能力所折服。

  澳大利亚作为新世界葡萄酒的生产大国,在向世界范围内推广先进的酿酒技术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量在全球排第四位,约为6亿升,而中国目前已经成为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大国之一,很多澳大利亚的酒商都将目光对准了中国。那么,在葡萄酒大师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眼中,又是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的呢?

  葡萄酒是否“完全消费”是市场活力的体现

  “我希望售卖出去的葡萄酒不仅仅是被用来收藏,而是被更多的人喝掉,因为葡萄酒只有真正进入消费者口中,才能体现它的价值,也才能真正体现一个市场的活力。”

  James Halliday: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因为是第一次来中国,所以一共待了两周半的时间,虽然这个时间对于造访中国还是太短,但我也尽可能地利用这一段时间去了解了中国的葡萄酒。我认为,以超市作为切入点去了解一个地方的葡萄酒市场是最快速的,所以,我们去了沃尔玛、家乐福等超市。但当时中国超市中所销售的葡萄酒种类还相对较少。我们在那里一次性购买了许多葡萄酒,出超市门的时候还被保安挡住询问我们为什么要买这么多酒。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但有一点我很肯定,那就是这里的人们平时很少像我一样会购买那么多葡萄酒。我曾担任了三届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主席,但是不论对于哪一个国家,我都希望售卖出去的葡萄酒不仅仅是被用来收藏,而是被更多的人喝掉。

  James Halliday:我们也一直在统计澳大利亚向各国出口葡萄酒总量的数据,中国可能是最被看好的葡萄酒市场。2013年6月,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大于10澳元的葡萄酒是4919升,而美国、英国分别是是1544升、864升,中国的进口量几乎是美国的3倍,英国的5倍,而且,中国的增长率是25%,美国和英国都是负增长。从这些数据就能看出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当然,我也听说中国进口的很多葡萄酒并没有进入消费者口中,而是积压在渠道中。但就像刚才我所说的,葡萄酒只有真正进入消费者口中,才能体现它的价值,也才能真正体现一个市场的活力。除了进口总量上的变化外,我还了解到中国在渠道上也发生了变化。最近几年,我看到中国有很多网络平台开始销售葡萄酒,这种线上与线下的互动也能体现一个市场对葡萄酒的需求。

  中国市场会呈现阶梯式上升

  “中国的葡萄酒产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具有很多优势,我了解到很多地方政府开始重视葡萄酒产业的发展,还把企业联合起来打造产区形象。”

  James Halliday:我认为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能够发展到今天,主要有四点原因。首先,土地纯净。澳大利亚可以说是地广人稀,虽然大部分葡萄是机械化种植,但是我们对于土地的保护及葡萄的有机性是非常看重的。其次,日照充足。澳大利亚常年阳光充沛,葡萄有了足够的日照,因此生长良好。第三,质量稳定。澳大利亚有着与旧世界的葡萄酒生产国不同的酿酒方式。欧洲严格遵循着传统的酿酒方式,酒质与气候密切相关,遇到不好的年份,酒的品质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而澳大利亚则多为大型酒厂,采用先进的酿造工艺和现代化的酿酒设备,再加上澳大利亚稳定的气候条件,每年生产的葡萄酒的品质也相对稳定。第四,大量有激情的酿酒师。澳大利亚有非常著名的培育酿酒师的学校,这些热爱葡萄酒的人从书本上和实践中都能学到很多知识。在1995~1996全球葡萄酒产区竞争力评分中,除了传统的法国产区外,澳大利亚的产区都是名列前茅的。我们希望用优质、稳定的葡萄酒去吸引全世界的消费者,让更多的人认可我们的产区,认可我们的葡萄酒。

  James Halliday:我品尝过很多中国的葡萄酒,除了一些大品牌外,还有一些小众的葡萄酒,这其中有很多葡萄酒都是不错的。但是中国的葡萄酒还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不能只停留在几个品牌上。我们看到不管是法国还是澳大利亚,都有很多类型的酒庄,每一家酒庄都有各自的特点。中国地大物博,很多地区都适合酿酒,但是这些地区所酿出的葡萄酒是应该各有特点的。对于一个葡萄酒生产国来说,应该有一个阶梯式上升的过程。我认为,中国在将来会出现一些质量上乘的精品葡萄酒,当然价格也是会略高的。中国的葡萄酒产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具有很多优势,我了解到很多地方政府开始重视葡萄酒产业的发展,还把企业联合起来打造产区形象。我有很多朋友都来到了中国,也希望能够推动中国葡萄酒产业发展。

  坚守“精品葡萄酒”的价值

  “一些家族式酒庄的葡萄酒产量可能每年只有100瓶左右。很多人都感到奇怪,认为这样不利于酒庄的传承、发展。但是我认为他们最看重的并不是产量、销售额,而是他们所传承下来的那些品质。”

  James Halliday:在澳大利亚,葡萄酒的税率为41%,因此,葡萄酒的销售分为这样几个层级。10~15澳元的葡萄酒非常具有典型性,能够占到30%的市场份额,20~40澳元属于精品葡萄酒,在市场中占到3%,而50澳元以上的葡萄酒在市场占有的比例是1%。澳大利亚有很多家族传承的葡萄酒,一些家族都传承到了第六代、第七代,这对于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发展十分重要。一些家族的葡萄藤可以追溯到1860年以前,但是这些葡萄藤每死掉一颗,也不会再去补种,这导致了一些家族的葡萄酒产量可能每年只有100瓶左右。很多人都感到奇怪,认为这样不利于酒庄的传承、发展。但是我认为他们最看重的并不是产量、销售额,而是他们所传承下来的那些品质。

  James Halliday:可以说,中国是全世界最活跃的葡萄酒市场。我了解到,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开始关注葡萄酒,在全世界都关注中国葡萄酒市场的同时,我相信在2015年,澳大利亚会成为中国最大的葡萄酒供应国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