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沙滩还能长这样!世界上14个“不正常”海滩

  你以为沙滩就是水清沙幼,椰林树影?不看看下面这些沙滩,你一定想不到原来沙滩还能长这样!
 
 
 
  美国加州布拉格堡玻璃海滩
 
  看着今天的玻璃海滩,我们很难相信这个如此美丽的地方居然在当地充当了近20年的垃圾场。1950年至1967年间,这片最初属于一家木材公司的沙滩被当地居民用作一个垃圾场。在此之后,市政当局作出决定,指定位于内陆的一个垃圾场取代玻璃海滩,后者才得以告别“肮脏”的过去。绝大多数较重的垃圾被运出沙滩,通过将数吨碎玻璃逐渐冲刷成漂亮的小圆石外形,太平洋代替人类完成了最终的清理工作。
 
 
 
  墨西哥Marieta岛上的隐秘沙滩
 
  找到这样一个隐秘的沙滩一定比发现纳尼亚平原还让人兴奋,它位于墨西哥海岸数英里外的Marieta岛上,这片沙滩因为火山活动,形成之初就是如此。外表看很普通,里面别有洞天。
 
 
 
  马尔代夫星空沙滩
 
  马尔代夫向来以其浪漫的海天之景吸引着各国的游客,特别是很多新婚夫妇会将马尔代夫作为其蜜月之地的首选。马尔代夫浪漫神秘的星空让很多人流连,殊不知,这里还有一片令人震撼的“星空海滩”。其实,这些海滩“繁星”就是海中那些发光的浮游植物,包括单细胞藻类和蓝藻。在外力的作用下,它们就开始活跃起来,变成“游荡的星星”。
 
 
  西班牙大教堂沙滩
 
  这片海滩其实就是大西洋几百万年来艺术杰作的展览大厅,这里的岩石都是很典型的页岩。这里的岩石的独特造型都是风蚀海蚀的结果,而且数量很多,是西班牙唯一的一个如此集中的岩石群。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这里的潮汐水位落差很大,有8米到6米左右。看到岩石上的水渍部分就是涨潮时的水位。
 
 
 
  巴哈马粉红沙滩
 
  哈勃岛是巴哈马群岛的一部分。哈勃岛的粉色沙滩被美国《新闻周刊》评选为世界上最性感的海滩。粉红海滩长约三英里,水清沙幼。真正的粉色沙砾是其最大特点。海滩沿岸有由25座色彩斑斓的小别墅组成的豪华度假地。这些小别墅融合了摩洛哥、印度以及印尼巴厘岛等多种风格。
 
 
 
  安地列斯群岛“离飞机最近的沙滩”
 
  荷属安地列斯群岛的圣马丁岛上的Maho度假海滩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诡异的海滩,它面对着荷兰,但隔着一条马路就是“朱莉安娜公主国际机场”。度假者常常可以看到头顶上驶过的大飞机,还常被飞机驶过带来的狂风吹得不得不抓住栏杆。但是从乘机者的角度看就不一样了,如果从飞机上跳下就可以直接跳进海里,开始自己的度假。
 
 
 
  冰岛杰古沙龙湖冰滩
 
  冰岛杰古沙龙湖岸的沙滩,布满了大量纯净的千年冰块,甚至可以直接敲碎食用。冰块下面是火山岩,其颜色大多是黑色的。
 
 
 
 
  新西兰扣扣奇沙滩
 
  在绵长的扣扣奇沙滩上散布有世界上最神奇的大圆石,共有50多个,或散布或聚集分布,形成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奇观。扣扣奇沙滩被认为是世界上疑似外星人居住的地方之一,充满了神秘之感,对于这些大圆石形成的年代不详,据推测可能形成于4百万年前。在日出或者日落的时候,扣扣奇沙滩就会被阳光照射成金黄色,那些大圆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璀璨夺目。
 
 
 
  夏威夷科巴卡巴纳海滩
 
  在颜色的运用上,这个海滩可能是世界上最为独特的。科巴卡巴纳海滩呈现出优雅的翠绿色,位于夏威夷大岛卡乌地区的南岬。绿色海滩异常罕见,除了夏威夷外,就只有美国关岛和加拉帕哥斯群岛拥有这种奇特的海滩。科巴卡巴纳海滩的绿色由橄榄石晶体所致,这种矿石通常存在于火成岩中,其重量和密度均高于黑色吡哆醇,后者更容易被冲入海洋。
 
 
  爱尔兰“巨人之路”海滩
 
  巨人之路位于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西北约80公里处大西洋海岸,由数万根大小均匀的玄武岩石柱聚集成一条绵延数千米的堤道,被视为世界自然奇迹。地质学家研究其中构造,发现这道天然阶梯是由活火山不断喷发,火山熔岩多次溢出结晶而成。经过海浪冲蚀,石柱群在不同高度被截断,便呈现出高低参差的石柱林地貌。在“巨人之路”海岸,4万多根这种玄武石柱不规则的排列起来,绵延几公里,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夏威夷普纳鲁吾黑沙滩
 
  普纳鲁吾(Puna'lu)海滩位于夏威夷,其深黑色的沙子在火山喷出的炙热熔岩与冰冷的海水相遇时形成,它们的这种相遇让大块的熔岩最终变成细小的沙子。“Puna'lu”在夏威夷语中意为“潜水海滩”。这个名字与夏威夷人祖先的经历有关,在陆上遭遇干旱时,他们便潜入最终流向海洋的淡水泉中,将水壶灌满水。
 
 
  澳大利亚鲨鱼湾贝壳滩
 
  贝壳海滩坐落于西澳大利亚的鲨鱼湾,距离丹汉姆(Denham)45公里,顾名思义应该是沙滩上遍布贝壳,猜对了一大半,更确切的说它是世界上两大完全由贝壳形成的海滩之一。贝壳海滩上贝壳堆积如山,蔓延整整110公里,由几十亿个贝壳形成,被誉为世界上最奢侈的海滩。贝壳海滩之所以有大量的贝壳,是因为在这里贝类没有天敌,可以大量繁殖,经过4000多年的累积而形成了这个雪白色的海滩,远远望去澳大利亚海岸就像是被洁白的雪花覆盖一样,因而成为澳大利亚最白的海滩之一。
 
 
 
  美国加州大苏尔的菲佛紫海滩
 
  菲佛海滩位于岩块剥落的小山之下。在漫长的岁月变迁中,这些小山为海滩带来了数以十亿计的石榴石晶体。血红色的石榴石在沙子中闪闪发光,被发射的阳光让沙滩充满生机和活力。海浪的冲刷影响了这些微型晶体的外形,同时让它们呈现出一直处于变化之中的彩虹色,粉红色、红色、品红色和紫色就此成为菲佛海滩的主打色。我们的地球显然没有必要像图片所展示的那样拥有如此丰富的色彩,但这些动人的色彩也无疑说明大自然拥有很多属于自己的特效手段。
 
 
  冰岛维克黑沙滩
 
  冰岛维克小镇的黑海滩最特别,因为海滩附近还有一种奇特的熔岩山,这些熔岩山或卓然一枝,耸立于海中;或连片突兀,拔起于滩际。每当海雾升起,在黑色熔岩山的映衬下,黑海滩更增加了一种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