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几口葡萄酒,就成了女神!

 

昨天的文章里,引用了一段冯唐对女人喝酒理由的文字,很多会员朋友在后台询问出处在哪里,今天慕醇就在这里贴出全文,希望不论男女,都能找到喝酒的乐趣。

 

文 |冯唐

似乎每个男人都追求牛X,似乎每个女人都希望成为女神。 

 

作为男人,在前半生,对于牛X的追求给了我所渴求的大部分。而在后半生,我似乎要用整个后半生来克服这种对于牛X的追求。我在四十岁前后意识到,只有克服了对于牛X的过分追求,才能真正避免成为一个傻X,特别是,随着年纪的增长,避免成为一个老傻X。两千多年前的孔子说,四十不惑,我猜想,他当时就是明白了这一点:为牛X付出太多代价,就是傻X。  

喝几口葡萄酒,就成了女神!

女人不同,希望成为女神是个再正当不过的需求。女生比男生早熟太多,很小就要把自己收拾得当,头发、衣服、说话,不要有差池,不要让莫名其妙的人看笑话。再大一些,要掌控一段段的恋情,进退、得失、荣辱,想尽兴,又不想输得不可自拔。选了大叔或者小鲜嫁了之后,放下自己还是放下家,又是自己的权衡,即使放下自己,家里就是要自己说了算。生了孩子,又是权衡,权衡的结果往往是为了孩子进一步放下自己,但是在养孩子的这一点上,女人往往必定是女神,惟我独尊。

随着年龄增长,我老妈越来越胖,我问,是不是您总是撑着架势,总是想控制,原来的虚空后来就被肥肉填充上了?我老妈说,不是,是被你这个小王八蛋气的。我和老妈先是不能住在一个房间里,再是不能住在一个屋檐下,再是不能住在一个小区里。我受不了她总是从自己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以及审美出发,时刻指责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不那么做。她受不了为什么我没有在摇篮里任她摆布时可爱了。 

喝几口葡萄酒,就成了女神!

我后来慢慢试出我和她居住的最佳距离:八百米。走路十分钟,走到了,手里的一碗热汤面还没凉。这样,我听不见我老妈超高音频的指责了,我老妈面前也只有我小时候的照片而不是如今一张独立思考的四十岁的老脸了。她开始养花草,她说,子孙不在身边,她还能掌控多盆花草,浇水施肥之后,就会开花。

但是现在的女人当女神似乎越来越难。老公越来越忙,儿子越来越有主见,婆婆和姑嫂以及小你十岁以上的姑娘们在现代化妆和整容技术武装下,老得越来越慢。老公忙得小跑去洗手间的时候,你让他陪你去看夕阳,看多了,即使他还能保持隐忍恬退悠然南山的心态,他的前列腺也快发炎了。儿子有了自己的看法之后,你再用你的三观笼罩他,他会尽早搬出家住校,逃离你的魔爪。 

喝几口葡萄酒,就成了女神!

和婆婆、姑嫂或者美艳小姑娘的竞争也很无聊,整容手术太痛,化妆太烦,健身太累。即使自己努力增加修养,背唐诗三百首、弹古琴古筝、练茶道花道香道,老公儿子还是贪看手机,“谁来共我山头住”?

 

适度饮酒是个成为女神的捷径。 

 

这个捷径对于男人不适用,男人饮酒之后,想起一生追求、然而没得到的牛X,泪花就落满了一整张大脸,然后擦擦泪,开始诉说:为什么周围人都不对、怎么不对,为什么呆的地方不对但是自己不能离开,为什么时机不对但是也说不好什么时候会对,总之为什么周围那么多傻X、自己不能牛X、都是这些傻X害的。 

喝几口葡萄酒,就成了女神!

女人饮酒

一点点,气血有点加快,几天劳碌渐渐变得容易承担。

再喝一点点,脸色多了些桃红,世界有些朦胧。

又喝一点点,头发有些闪亮、心有些柔软。

再喝一点点,脊柱有些发软,索性就半软在椅子里,又怎样?反正周围也没有坏人。

又喝一点点,心里的纠缠和拧巴散开,嘴上的话有些多,平时死活说不出口的烦恼就在喝下一口之前说了,又怎样?

再喝一点点,记忆里和感官里的墙逐渐坍塌,记起了白日里、黑夜里、梦里很多美好的小事儿,这些小事儿才是生命里的精华,大事在酒精里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又喝一点点,想起以前的诸多权衡取舍,叹一口气,觉得自己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对的,无可奈何是人生常态,扭头看窗外,想着对面的男子,心里唱,“红莓花儿开”,嘴上说,“没嫁你是救你”。然后上车,然后到家,然后找到床,然后轰然倒下,像所有女神一样,没人看到女神这些到家之后的然后。

 

所有的饮酒过程中,女人呈现比完全清醒状态下多很多的真实,比完全清醒状态更像树花、孩子、食草动物,真实地随风开放、随风摇曳、随风张牙舞爪、随风香百步。

 

下次又有当女神的冲动时,抓个有趣的人,说:咱们去喝一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