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企与银行之间发生了什么?

   一年间两家酒企银行存款莫名失踪

  一年之内,两家酒企的银行存款都莫名其妙失踪,相同的是,两家上市酒企对于存款失踪一事都讳莫如深,不愿意多说,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业内人士指出,行业景气度持续下滑,酒企与银行之间衍生出一种新型的“深度”合作方式,即酒企往银行存款,银行则帮助酒企卖酒。对仍未走出冬天的白酒企业而言,“存款卖酒”是对行业不景气的折射,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酒鬼酒、泸州老窖相继“踩雷”

  10月14日晚间,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公司在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的一笔1.5亿元存款失踪,经多方协调并多次磋商后无果,公司将就此事于近日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对于此次事件给泸州老窖带来的影响及损失,泸州老窖在公告中表示,此事项可能给公司造成一定损失,具体影响金额目前尚难以确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泸州老窖发生银行存款“蒸发”之前,另外一家白酒上市公司酒鬼酒的一笔存款也在银行“失踪”。今年1月份,酒鬼酒曝出其下属供销公司在农行杭州分行华丰路支行的1亿元存款神秘被盗,后经公安机关侦查后,最终追回3699万元。

  和酒鬼酒丢钱不一样的是,泸州老窖没有选择报案,而是直接起诉银行了。“这说明公司认为是银行方面出了问题”,一名业内人士指出。

  “存款卖酒”风险开始显现

  “挖钱机哪家强?白酒行业看农行!”当泸州老窖步酒鬼酒后尘闹出存款失踪的风波后,一名业内人士如此调侃道。业内人士表示,泸州老窖存款失踪意味着“存款卖酒”这种一度被市场各方接受的捆绑销售模式的风险开始显现。

  “一种可能是变相委托购买理财产品;二是银行内部人员与外面联手做的私活;三是定存后的定向委托贷款。这几种情况都是可以把钱转走的。”白酒专家晋育锋指出,在这起存款失踪的悬疑案中,酒企、经销商、银行都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比如经销商谈了,我给你存1.5亿,你买我1500万或1000万的高档酒。”

  晋育锋表示,银行的常规存贷都很规范,但是打着投资理财旗号等的中间业务现在是银行最容易出问题的,“银行或银行内部人士和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外部的其他机构,经常会联手做一些东西,表面看起来是银行发售的产品,实际上根本不是。”

  “酒鬼酒这个事暴露出来以后,都没有明确的官方说法或者完整报道,意味着这里面水很深,酒企为了完成销售任务不惜冒比较大的风险。”一名业内人士指出。

  酒企钱太多不会“花”

  尽管业绩持续下滑,白酒企业却仍是名副其实的“现金大户”。在酒企拥有的巨额货币资金中,多数以银行存款的性质存在。白酒企业有钱到何种程度?根据财报,2013财年报告期末,茅台的银行存款高达237亿元,定期存款利息为3.77亿元;五粮液的银行存款总额则为257.6亿元,利息为7.88亿元;而泸州老窖期末的银行存款为52.75亿元,利息为1.34亿元。

  对“不差钱”的白酒上市公司而言,银行存款是最稳健的选择,但是也凸显其资金运用能力低下的尴尬事实。一位白酒业人士也表示,在“资金为王”的现在,酒企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投资获得更高的回报,而不是简单地存在银行“吃利息”。

  在白酒行业的深度调整期,不少酒企被倒逼着有更多的改变。部分酒企开始尝试投资理财产品,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酒企中最热衷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当属洋河股份,今年3月份公告,在不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的情况下,授权公司管理层使用自有资金择机购买理财产品,投资额度不超过人民币15亿元,余额可以滚动使用。此前洋河股份已多次购买过不同额度的理财产品,在投资理财产品方面有所动作还包括今世缘、青青稞酒、酒鬼酒等酒企。

  那些奇葩的卖酒方式

  向股东卖酒

  2013年5月投资大户林园在五粮液年度股东大会上提议五粮液开拓股东销售渠道,当年中秋五粮液即公布了股东购酒优惠方案。随后,上市酒企们纷纷打起了“把酒卖给股东”的主意。今年7月份,青青稞酒宣布,只要是持有青青稞酒股份的股东,都可以获得一套价值113元的青青稞酒礼品盒,派送名单以7月9日收市时所有在册的股东名单为准。

  8月份,泸州老窖也宣布将向公司股东提供购酒优惠活动,8月19日收市前登记在册的股东可以480元/瓶的优惠价格购买“80版”特曲52度一件。包括古井贡酒、古越龙山等多个上市酒企,通过财经类社交平台,纷纷推出平台用户、投资者等优惠购酒活动。

  成立旅游公司卖酒

  行业不景气,酒企纷纷多元化,仍意在卖酒。9月23日,五粮液发布董事会公告称将设立旅游文化开发公司,五粮液公告称,公司将与关联方共同出资设立四川宜宾五粮液旅游文化开发有限责任公司。5000万的注册资本中,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出资4000万元,持有80%的股份。

  五粮液不是第一家进行跨界经营的酒企,茅台在海南投资22亿打造旅游地产项目,皇台酒业投资6亿涉足保健品行业。白酒行业分析人士称,酒企跨界经营看似“不务正业”,其实仍意在销售。

  无孔不入的定制酒

  婚宴定制酒、升学定制酒、互联网定制酒……这是打开销路的一把“金钥匙”。

  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汾酒等酒企也已纷纷进军定制酒市场,贵州茅台年内定制酒业务目标更是达到10亿元。泸州老窖在今年宣布与酒仙网共同推出一公斤装的网络专销产品,号称要打造成酒界的小米手机,“销售目标是一亿瓶,争取每瓶能挣一块钱”。包括宋河、杜康、献王等一些地方酒企则搭乘互联网浪潮推出互联网白酒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