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酒圈:丢人都不怕,丢钱又算啥

   国人早已习惯了对待所谓“坏事”抱着一种看客的心态,而脸皮和心理都无比丰满的中国酒人却不属于这一类,究其原因,大概一般看客看到坏事发生还有一种本能的惋惜,但是中国酒人却总能在这孱弱弱的惋惜中看出缥缈缈的优越感。譬如泸州老窖丢钱了,如果一般人看作财务问题,那么中国酒人就一定能从中看出权钱交易,进而联想到自己混了几十年依然一穷二白,而为自己的高风亮节骄傲一番。在他们看来大概丢钱事小(反正不是自己的),丢人事大(说不定还能借此宣扬一番自己的伟岸形象)。

  ——以上为自黑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把别人的坏事变成自己的好事实在是一项超凡的本领。

  到底是老窖自己乌龙还是银行拆借出错,反正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自然会有一个说法,当然若最后象酒鬼一般来个“未披露”也没啥惊奇的,毕竟老窖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干得早已驾轻就熟。整件事情最有意思的就是发生地在湖南,作为泸州老窖最强省外市场,曾经湖南市场的快速增长推动着泸州老窖的人事变迁,反观今年湖南下滑三成有余,一反一正,其中难免让人留下遐想空间。

  一帮专家学者都在质疑为什么这么大资金丢失没有任何预警和先兆,却鲜有人注意到泸州老窖集团本身复杂的销售体系,涉及白酒、养生酒生产销售、证券、银行、小额贷款、房地产、农业、投资等众多行业,仅酒水就成分复杂,而在今年泸州老窖整体销售形势严峻,作为一个本身拥有巨大体量的集团,酒水作为抵押资产无形中被置换分包也是情理之中,牵涉利益之广,利害关系之深怕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而各个利益集团在其中博弈更是激烈,说到底,再严格的财务制度也很难在其中得到规范运行。况中国企业外部监管一直就如纸老虎般形同虚设!

  效率之低能还并不是致命伤,起码它能保证机器的正常运转,但是如果长期失修,再加上风雨相侵,难免锈迹斑斑,这个时候期望于个别人的扭转怕也仅仅只能是东糊西裱,过一天算一天的结局就是大家都无水可喝。

  中国酒企大概无论外表多么光鲜,骨子里乡镇企业的那套东西还是没变,权利至上、人际平衡之术更是发达,这样的结果就是唯一关心销售的是产品经理,而产品经理位高却权轻,掣肘颇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每次开会,董事长在上面讲台侃侃而谈,总经理却在看台阴晴冷暖。

  泸州老窖此次丢钱事件暴露出更大的问题不仅仅是存款销酒这种模式的弊端,更加显现的表明实际的市场操作者在销售目标与实际操作中的尴尬,如果我能够从中看到什么,那么一定是酒企畸形的销售体制下的人事权力之争。

  许多事情说的太明白就失去了意义,有的时候扑朔迷离也是一种最优结局,当和稀泥越像一种默认的潜规则,那么,酒圈的明天就愈加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