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 拉菲葡萄酒在中国本土化实验的意义!

   国庆节前后,正是葡萄收获的时期,也是酿酒师最忙的季节。

  在距离山东省蓬莱城区40余公里的木兰沟山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看到,拉菲酒庄种植园的第一期葡萄已经结果采摘,这座2012年奠基的酒庄,虽然还没竣工,唐式风格的主体建筑却已显露雏形,施工队的工人还在加紧忙着建设。

  据本刊记者了解,木兰沟拉菲种植园,是2011年春季种植的葡萄苗,于2013年秋季首次收获。目前,拉菲酒庄虽然已经使用2013年产的葡萄酿造出了葡萄酒,不过还处于分析实验的阶段,今后计划反复进行收获、酿造实验,力争使用2016年产的葡萄开始商品化生产。

  拉菲庄园的持股公司与中信集团联手于2009年在山东省蓬莱市获得了25公顷土地并建设了酿酒厂。尽管拉菲一直很低调,对外宣称,“只想埋头种好这里的葡萄,酿好葡萄酒”,但是依然没有挡住外界对其在中国本土化实验的关注。那么,拉菲在华本土化生产的试验是否具有普遍意义?这个尚未成功的实验项目未来的命运将会何去何从?

  试水落地生根

  拉菲葡萄酒是拉菲庄园出产的享誉世界的法国波尔多葡萄酒之一。

  作为世界八大名庄之一, 拉菲庄园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出名的红酒。拉菲庄的葡萄种植采用非常传统的方法,基本不使用化学药物和肥料,以小心的人工呵护法,让葡萄完全成熟才采摘。在采摘时熟练的工人会对葡萄进行树上采摘筛选,不好不采。葡萄采摘后送进压榨前会被更高级的技术工人进行二次筛选,确保被压榨的每粒葡萄都达高质要求。

  在拉菲酒庄,2-3棵葡萄树才能产一瓶干红,整个酒庄年产量控制在2—3万箱(每箱12支,每支750ml)。由于供不应求,拉菲红酒的预订都是在葡萄成熟的半年前进行,而且每个客人最多只能预订20箱。

  对中国人来说,酒就是商业领域的润滑剂。在限制“三公消费”之前,其实拉菲是官员和商人喜好的产品之一,如同茅台和五粮液在白酒中的地位,拉菲就是葡萄酒中的“皇后”。

  在中国,葡萄酒作为一个“舶来品”,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兴起了红酒的热潮。由于中国红酒工业起步阶段比较晚,普通消费者并没有成熟的消费葡萄酒习惯,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良好的葡萄酒文化和葡萄酒饮用的氛围。

  即便如此,现在拉菲酒庄的酒,三分之一卖到美洲,三分之一在欧洲,剩下三分之一出口亚洲,而中国目前则是亚洲的最大市场,超过了日本。

  在这种背景下,拉菲开始尝试在中国的本土化生产。从2008年起,拉菲集团开始在山东蓬莱筹建庄园。拉菲集团全球首席执行长Christophe Salin此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曾解释称,“‘八’在中国是代表吉利的数字,也应和了2008这个年份,对于我们来说,‘八’字看起来像小山丘,也就是拉菲的意思,那时候我们准备在中国种植葡萄园,希望拉菲能够达到山的顶端。”

  公开资料显示,位于山东省蓬莱丘山山谷的拉菲酒庄,一期总投资1亿元,项目占地面积26亩,规划建筑面积9171.58平方米,其中酒厂6437.06平方米,农庄1113平方米,酒堡1621.52平方米。这是拉菲在法国之外,继智利、阿根廷之后的第三个酒庄。

  作为世界级的酒庄,拉菲为什么会选择落户蓬莱?蓬莱葡萄酒局副局长顾兆帅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如是说,“酒庄之所以最终选在蓬莱,主要源于蓬莱葡萄与葡萄酒产业良好的产业基础和生产世界顶级葡萄酒的气候条件、人文条件及区位优势”。

  目前,蓬莱市重点规划了滨海葡萄观光带,南王山谷、平山河谷、丘山山谷四个区域,即“一带三谷”的产业格局。“一带三谷”已集聚了30多个高端酒庄落户,发展优质酿酒葡萄近10万亩,生产高档酒庄酒近2万吨。

  据悉,拉菲酒庄15年前就开始在亚洲考察种植基地,当考察人员来到蓬莱产区,这里的气候、土壤、光照、温度等,令法国拉菲总部兴奋不已,DBR的员工在中国四处考察,最终选择了纬度、土壤和温度条件与原产地波尔多接近的蓬莱市的丘陵地带。

  “这不仅让我们学到了法国先进的葡萄种植技术以及酿酒的经验,也让我们在酒庄的管理上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对葡萄酒行业来说,都将是一个很大的提升。”顾兆帅告诉记者,拉菲酒庄作为国际知名酒庄,其种植技术和酿酒技术都是一流的,拉菲酒庄来到蓬莱,拉菲酒庄落户蓬莱凭借严格的管理、一流的技术将在当地起到示范效应和带头作用,有利于当地人更加详细地了解他们的种植和酿造技术,促进酒庄之间的技术交流,提高酿酒整体水平。

  此外,中国葡萄酒果酒专家委会专家金炜也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从长远来看,拉菲酒庄的入驻中国蓬莱,将有利于对中国葡萄酒产区的地位提升,促进葡萄酒产业的规范化、提升葡萄酒行业水平。

  “拉菲的项目不具有普遍意义,海外葡萄酒在华的本土化生产问题挑战很大。”华致酒行公关部负责人赵计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则表达了不同观点。

  本土化实验迷局

  事实上,海外洋酒在华的本土化实验,拉菲并不是孤例。

  另一洋酒巨头保乐力加也早就布局本土化生产,该企业2009年就已经与贺兰山组建合资公司,并掌握了合资公司的控股权。保乐力加中国董事总经理孔仕覃曾表示,“轩尼诗在宁夏经营葡萄园的跟进动作,证实了我们之前投资宁夏的眼光,这更加有利于贺兰山品牌在国内乃至国外葡萄酒界打响品牌。”

  据本刊记者了解,从2008年开始,酩悦轩尼诗酒业集团先后对中国9个葡萄酒产区进行深入考察,最终于2011年5月份,确定在宁夏贺兰山东麓地区与宁夏农垦合资经营1000亩葡萄园,建立起泡葡萄酒酒庄。

  除此之外,在烟台地区,类似于拉菲的项目也不在少数。比如由法国Chateau Auzias International SAS公司与吴枫合资650万美元的法国瑞枫奥塞斯(烟台)葡萄酒庄园有限公司,建设有320亩的葡萄园以及45亩的酒庄;中粮君顶酒庄与法国阿海威苗木公司合作成立国内首家生产优良脱毒嫁接苗木的专业公司等。

  对于海外洋酒纷纷布局在华本土化生产的现象,美国加州葡萄酒协会驻华代表处公关经理卢梦溪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评价称,拉菲在蓬莱的项目给外界的感觉政府形象工程的意味很浓,保乐力加和酩悦轩尼诗的本土化生产则主要源于他们需要打造一款在中国的本土化产品,来同张裕葡萄酒、中粮长城葡萄酒等本土品牌竞争。

  外界不禁要问,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6年,现如今拉菲在蓬莱的这个项目筹备到什么程度了呢?对此,中信集团官方给出的回应是,目前该项目还在建设中,未来情况如何现在还不清楚,现在不方便对外界透露。

  相对于中信集团方面的谨慎,拉菲集团也显得很谨慎,他们截至本刊截稿时也不愿正面回应。相比此前双方的高调宣传,这次中信集团和拉菲集团的低调,实在令外界费解。

  中信集团一位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目前拉菲在蓬莱的项目还在建设中,还是一片工地,是属于中信集团和法国DBR集团的合作项目,这个酒庄产出来的产品未来以什么品牌命名,现在还没定,未来的情况到底会怎么样,现在也不好判断,比如蓬莱地区的水分情况发生了变化,比当年考察时提高了很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对此,顾兆帅对本刊记者回应称“目前该项目正在建设当中,主体框架已经起来,估计2015年下半年酒庄建设会竣工”。

  从拉菲的选址来看,有业内人士认为蓬莱地区的气候条件确实不够完美。

  这在葡萄酒专家郭松年看来,拉菲在蓬莱建设酒庄的问题是,当地在葡萄成熟期多雨,为了防止葡萄生病,当地需要打多次药,这这是整个山东半岛的问题,根据当地的气候和土壤条件,这个地区比较适合做白葡萄酒,拉菲的项目应该是红白葡萄酒都有。

  对此,蓬莱葡萄酒局副局长顾兆帅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拉菲蓬莱种植园的葡萄全是选择的红色的葡萄品系,种植的品种有西拉、赤霞珠、品丽珠、马瑟兰、梅乐五种适合蓬莱产区的葡萄品种,葡萄品种苗木全是从法国运过来的,通过种植几年的观察,一些品种表现相当优秀,比如马瑟兰、品丽珠、梅乐等,下一步他们还要种植一些波尔多常见的品种小味儿多,该品种中粮长城、君顶、国宾酒庄都有种植,在蓬莱产区表现相当好。”。

  此前,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山东)有限公司总经理热拉尔•高林曾对外表示,2016年,蓬莱种植基地生产的首批葡萄酒将面世,年产量在2万瓶,随后逐步达到年产量12万瓶,其中90%以上面向中国消费市场。

  不过,拉菲酒在中国的出口遇到了麻烦,受到了中国政府限制“三公消费”的影响。不久前,中纪委还痛斥官员享乐奢靡,中纪委称,“吃山珍海味,喝高档酒、年份酒,把拉菲的牌子都快喝倒了”。

  这一点,从拉菲的价格指数上就可以一见端倪。今年四月份,拉菲古堡发布了2013年期酒的价格显示:288欧元∕瓶,相比2012年下降14%;其副牌酒小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从2012年的95欧∕瓶降至90欧∕瓶,降幅为5%。

  “拉菲的价格下滑,不仅受到限制三公消费的影响,也受到了假冒伪劣产品的影响。”郭松年指出,拉菲的产量一年就是二三十万瓶,也就一二百吨,比茅台稀缺多了,价格比较高,三四千一瓶的酒很可能都是假的,国内消费的拉菲很多都是假的。

  对于拉菲酒庄当前在蓬莱地区的表现以及未来的发展规划,作为蓬莱葡萄以及葡萄酒产区的负责人,顾兆帅给本刊记者透露:“目前,拉菲对此项目信心满满,他们还计划再向当地政府争取300-500亩地扩大葡萄园种植面积。”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文/郭成林、刘涛)